前哥倫布時代的美洲與非洲文明的融合-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 > 文化

前哥倫布時代的美洲與非洲文明的融合

雖不為人所知,但是,在學術界,“哥倫布發現美洲新大陸”一說早已被推翻。畢竟,對一個早已有人類文明存在的大陸而言,它不需要任何人的發現。

當哥倫布從船上遠望美洲陸地時,他無比興奮,認為自己發現了新大陸。但是,對美洲人民而言,當他們看到哥倫布等人踏上美洲大陸時,他們又有何感想呢?

對非洲人民而言,他們與美洲大陸的淵源也並非始於新大陸的奴隸制。隨著學術界對美洲歷史的不斷深入研究,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早在哥倫布“發現”美洲大陸很久以前,非洲人民就已頻繁接觸美洲人民。

古埃及文明及古西非文明都對早期美洲文明的形成做出了深遠的貢獻,也在美洲古老文明中留下了深厚的印跡。其中最為顯著的方面,就在於數學、寫作、曆法、金字塔建築、政治體系及宗教信仰等。

隨著考古研究的不斷深入,大量史實證明,早在哥倫布之前,來自非洲的摩爾穆斯林就已多次完成橫跨大西洋探索美洲大陸的壯舉。哈佛大學教授巴里•費爾(Barry Fell)就通過大量史料、文獻、傳述、碑文及硬幣等證據指出,穆斯林在美洲大陸的留下印跡,要遠遠早於哥倫布。

讀者一定會對此表示疑問,畢竟,歷史從沒有提到過穆斯林與美洲大陸的關係,更沒有承認穆斯林比哥倫布更早到達了美洲大陸。

然而,哥倫布本人卻在其日記中記載了這一事實。1920年,哈佛大學著名歷史學家、語言學家萊奧•魏納(Leo Weiner)在其著作中講述了美洲大陸原住民向哥倫布親口提到先他而來的非洲黑人,其中就引用了哥倫布的日記原文,明確記載了美洲原住民與非洲人民的長久商貿關係。

據可靠史料記載,非洲與美洲之間的最早交流,可以追溯至西元前1292年,當時,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三世(Ramses III)就曾派人遠航至美洲地區並定居於此。西元前445年,希臘歷史學家希羅多德就在其著作中描述了法老時期埃及人高超的航海及導航技能。此外,英霍蒂普博士(Imhotep)在其考古著作中指出,他和他的團隊在北美地區發現了大量古埃及文明的遺跡,其中包括在北美東海岸地區發現的古埃及阿爾岡金語(Algonquin)文稿,以及科羅拉多大峽谷周邊的埃及地名。

西元1311年,非洲馬里王朝國王阿布拜克爾二世開啟了新一輪的美洲探險活動。彼時的馬里王朝正值鼎盛時期,阿布拜克爾國王派出四百搜船遠航美洲,其中200搜為海員,另外200搜為貨物、穀物、牲畜、布料等。隨這些海員共同遠赴美洲大陸的,是非洲人民的智慧、信仰與文化、藝術。

對很多人而言,他們根本無法相信非洲人民曾乘坐最為原始的船隻橫跨大西洋完成對美洲大陸的探索。在這些人眼中,非洲人民乘坐簡陋船隻穿越大西洋來到美洲大陸,實屬天方夜譚。可是,在現代人的探險精神促使之下,越來越多的航海家、探險家選擇乘坐原始、簡陋的帆船甚至獨木舟挑戰大西洋。

可笑的是,我們盛讚這些探險家的壯舉,卻不願相信古老的非洲人民也能完成類似挑戰。

曾幾何時,我們總是篤信西方航海術引領著世界航海的潮流,畢竟,歐洲帝國主義國家曾依靠強大的海軍稱霸世界。然而,隨著考古學家對人類航海史的不斷深入研究,我們發現,早在歐洲航海術初見雛形之前,非洲人民就已經熟練掌握了高超的航海技能。

當然,縱然我們已經掌握大量證據,但是,很多西方學者及歷史學家依舊會否認非洲與美洲之間最早的航海交流,他們依舊堅信,航海源自歐洲,歐洲代表著造船術、航海術的最高水準。

畢竟,諸多歷史文獻都認為航海是歐洲文明的精髓所在,認為歐洲通過航海術加強了對整個世界的深入探索。借助航海術,歐洲列強幾乎征服了全世界,因此,倘若有人指出勇敢無畏的非洲人民比歐洲人更早征服了浩瀚的海洋,他們必然不願接受這一殘酷的事實。

此外,每當我們談起古老的墨西哥文明時,我們總會想到瑪雅文明、印加文明以及阿芝特克文明。但是,上世紀40年代的考古熱潮期間,考古學家就在墨西哥地區發現了源自西元前1200年左右的奧爾梅克文明(Olmecs)。

奧爾梅克是源自古老非洲的一個文明分支,它是中美洲最為古老的重要文明,也是古墨西哥文明的根基所在。奧爾梅克文明最為人熟知的證據,就是墨西哥中部的人頭雕像遺跡。非洲文明研究專家范•瑟爾提瑪教授(Van Sertima)就明確指出,奧爾梅克文明率先在墨西哥地區使用文字,同時開發出較為精密複雜的藝術、數學及天文學等學科,也建造了墨西哥第一座城市,這一切都對後來的瑪雅人及後續文明產生了深遠影響。

墨西哥著名歷史學家邁克爾•科埃(Michael Coe)就曾指出:“毫無疑問,墨西哥及中美洲地區的所有文明,全都基於非洲的奧爾梅克文明。”

我們可以確定的是,非洲文明在奧爾梅克文明的形成與發展過程中有著極其複雜的影響,隨著埃及黑人文明的不斷發展,奧爾梅克文明也達到了頂峰。

最新考古學研究發現了非洲人比哥倫布更早到達美洲大陸的另外一個重大證據——考古學家在古埃及木乃伊中發現了源自美洲的若干物品。這一發現讓當代考古學界大為震撼,所有人都表示自己無法理解這一事實。著名木乃伊研究學者、德國著名毒物學家斯維特拉•巴拉邦瓦(Svetla Balabanova)就在古埃及木乃伊中發現了可卡因及尼古丁成分,而這些都是美洲特產。木乃伊與可卡因、尼古丁產生交集,只能是通過古埃及時代非洲與美洲的貿易交流。

早期美洲及非洲大陸宗教信仰之間的諸多相通之處也表明,非洲及美洲文明的交匯根本不是源于近代的黑奴貿易,而是更為古老的文化融合。據史料記載,美洲大陸的瑪雅人、阿芝特克人、印加人都曾崇拜黑色的神靈,現代考古學也在美洲文明遺址挖掘出黑色神像碎片。譬如古代墨西哥阿茲特克人的重要神靈羽蛇神、戰神等神靈,都是黑色皮膚且一頭卷髮。

試問,倘若美洲與非洲沒有任何文化的交流,古代美洲人又怎會以黑非洲的形象去塑造自己的神靈呢?

此外,考古學家還在墨西哥胡斯特拉瓦加(Juxtlahuaca)遺址中發現了古埃及著名的“大張嘴”畫像及相關祭祀情景。這一切,都絕對無法用“偶然”來形容。

埃弗雷特•保德斯教授(Everett Borders)指出了非洲文明在美洲留下的另外一個重大痕跡,那就是古代美洲大陸的金字塔建築。眾所周知,金字塔建築內部結構極為複雜,它源自古埃及,被稱為世界八大奇跡之一。然而,令很多考古學家費解的是,在墨西哥的拉文塔(La Venta)古城,人們發現了金字塔建築的遺跡。墨西哥的金字塔與埃及的金字塔幾乎如出一轍,二者建築風格幾乎一致,二者性質也高度一致——既是墳墓,亦是神廟。

美洲與非洲文明在植物學、宗教信仰及建築方面的高度一致性,讓我們不得不重新審視二者之間的關係。在大量證據面前,我們只能相信,非洲文明與美洲文明之間的關聯源遠流長,根本不是源自近現代的黑奴貿易。

縱觀歷史,雖然非洲人民很早就開始了對美洲大陸的探索,但是,非洲人民並沒有帶著敵意去攻擊、侵佔或掠奪美洲大陸寶貴自然財富,也沒有對美洲人民發起殘暴侵略戰爭。

對當代非洲人民而言,阻礙他們重拾輝煌、不斷發展的一個重要原因,或許就是他們對自身偉大歷史的無視與無知。

在前哥倫布時代的美洲大陸,非洲文明留下了極為深厚的印跡,美洲人民對非洲文明做了深入研究並進一步發揚光大。然而,遺憾的是,在後哥倫布時代的美洲,歐洲侵略者以血的代價建立了血腥的新美洲,無數土著美洲人死於非命,無數非洲黑人淪為黑奴,黑人慘遭蹂虐、壓迫與剝削幾個世紀之久,時至今日,針對黑人群體的種族歧視依舊存在。

無疑,早在歐洲殖民者“發現”所謂的美洲新大陸之前,早在歐洲侵略者妄稱自己解放了非洲、給非洲帶去文明之前,古代非洲人民就為美洲文明的形成與發展作出了巨大貢獻。

歷史學、文獻學、天文學、建築學及宗教學方面的大量考古證據,都足以證明,不論是古代非洲,還是13世紀的非洲穆斯林王朝,都在美洲留下其印跡,都為美洲文明的演變與發展產生了深遠影響。

--------------- 

作者:加里凱•陳古(Garikai Chengu),哈佛大學研究學者。

編輯:葉哈雅

出處:全球研究

原文:Before Columbus: How Africans Brought Civilization to America

連結:http://suo.im/4KRDcV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