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式伊斯蘭”改造規劃:燙手的山芋-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國際 > 國際

“法國式伊斯蘭”改造規劃:燙手的山芋

根據最新統計,法國大約有600多萬穆斯林,占全國人口的比例8%。  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就有眾多的北非穆斯林進入法國,因為那裡是法國的傳統殖民地,這些移民來到法國,送來了急需的廉價勞動力,受到熱烈歡迎,二十世紀70年代和80年代,移民高潮層層迭起。 大多數穆斯林移民都選擇了定居,在法國成家立業繁衍後代,但是他們至今仍是受到歧視的人群,社會地位低下,生活在貧困之中。 種族矛盾尖銳,糾紛不斷,其中一個重要的因素是信仰。 大多數穆斯林堅守伊斯蘭信仰,而法國是歐洲一個典型的世俗社會,信仰淡薄傾向無神論,對宗教排斥。 法國的世俗主義在歐洲享有盛譽,歷史悠久,例如“政教分離”原則見諸於1905年的法律檔,明確聲明政府對任何宗教保持中立立場,不操縱,不干涉,但當代對伊斯蘭企圖改造的設想,恰恰違背了政府不干預宗教自由的原則。

現任總統馬克隆,自從2015年就任以來,連續發生過多起“恐怖襲擊”事件,招致民怨沸騰。 上個月,馬克隆總統在一次記者招待會上宣佈,他將決心“徹底整頓法國的伊斯蘭,並且保持固定模式”。 在他以前的幾任總統,都曾有過類似的想法和行動,雖然都不見成效,但如此高調發表宣言還是首例。 觀察家們表示質疑,他對成功的把握有幾分?

自從80年代以來,連續幾屆政府都曾揚言決心改造一個適應法蘭西社會的新型伊斯蘭,宣稱的目標是引導穆斯林移民進一步融入社會,再則是排斥伊斯蘭極端思想。 他們所理想的伊斯蘭,既能符合法國的世俗主義基本國策和價值觀,也能自動抵制宗教極端思想影響,憑此雙重目的,以期達到600萬民眾信奉的宗教改造成具有特色的“法國式伊斯蘭”。  記得前任總統奧朗德曾經在2015年同摩洛哥王室政府簽訂過一份協定,旨在摩洛哥首都拉巴特建立一所伊斯蘭學院,按照法國指定的課程內容對法國的伊斯蘭教長進行輪流培訓。 這個協議,虎頭蛇尾,不了了之,因為他們首先遇到的問題是不切合實際。 法國的穆斯林社會和伊斯蘭文化存在多種流派,認識難以統一,例如來自摩洛哥、阿爾及利亞和土耳其的穆斯林,各自遵循不同習俗或教派,各自形成獨特的社會群體。

因此,這些年來任何改造伊斯蘭的設想都是舉步維艱,阻力重重,從根本上說,缺乏兩大因素:一是代表性,無法獲得大多數穆斯林的支持;二是合法性,各種設想缺少堅強的法律依據。 迄今為止,還沒有一個穆斯林的組織,不論是親政府的附庸者,或者獨立自主機構,都缺乏廣泛的代表性,獲得共同承認的領袖地位。  顯而易見,沒有統一,就沒有效益,任何“融入社會”的聲明都是口頭禪式的口號,不具備可行性。 根據馬克隆政府官方的觀點,給“思想意識的危險”留下太多的活動餘地。 與此同時,普通穆斯林老百姓另有一種看法,認為從上到下的改革沒有民眾基礎,懷疑改革的暗中目標是對穆斯林進行馴化約束,也是對他們明白無誤的羞辱。 因為人們從歷史上看夠了傲慢無禮的法蘭西殖民主義劣根性,積習難改,他們的陰謀詭計就是徹底同化伊斯蘭,促使伊斯蘭文明在法國逐漸煙消霧散。

觀察家們注意到,法國政府對伊斯蘭再次試圖改造的計畫,希望渺茫,過去有過許多沉痛的教訓。 例如,2003年法國政府曾嘗試組建一個官辦的“法國穆斯林理事會”,但好景不長,很快就壽終正寢。 因為沒有真心話,政策聲明語焉不詳,政令不通暢。 雖然政府不厭其煩地表白說,目標很明確,就是對抗極端思想,但是都是一些陳詞濫調空話連篇,沒有實際內容。  譬如佛羅倫斯歐洲大學的一位伊斯蘭專家奧利維耶·羅伊教授說:“政府說,法國的伊斯蘭屬於溫和派,反對恐怖主義,但是誰也說不清一種宗教的溫和派是什麼樣子。”  二戰以來的半個多世紀漫長歲月裡,法國面對國內伴隨穆斯林伊斯蘭文明的存在苦不堪言,十分傷害唯我獨尊的法蘭西自尊心,但束手無策,如同一塊燙手的山芋。

(阿立節選並編譯自:islamicity.org/2018-04-09)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