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希吉莱 (迁移)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本站原創    作者:阿里译
熱度7942票  瀏覽976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8年7月19日 12:36

 

三﹑遷移的重大意義

 

       先知穆罕默德決定在麥加的弟子們儘快遷移﹐因為麥加貴族對穆斯林兄弟姐妹的迫害變本加厲﹐許多人在本部落和親屬內部也受到歧視。  許多人被迫害致死﹐也有許多人遭受綁架﹑關押和酷刑﹐矛盾激化﹐敵人陰險毒辣﹐殘酷的環境使穆斯林們無法忍受。  古萊氏部落的首領們已決定與穆斯林徹底決裂﹐宣佈不共戴天的仇恨﹐因此才有殺害首領先知穆罕默德的決策。  弟子們對人身的生命和財產早已置之度外﹐他們最高的願望是能在自由的空氣中實踐精神追求﹐表達內心裏的誠信。  弟子們跟隨真主的使者堅守認主獨一信仰﹐並且希望有一個安全和穩固的信仰基地﹐使伊斯蘭社會成為人間的現實。 《古蘭經》說﹕“你說﹕‘我的通道的眾仆啊﹗  你們當敬畏你們的主。  在今世行善者﹐得享美報。  真主的地面是寬廣的﹔唯有堅忍的人﹐得享受完全的﹑無量的報酬。’”(39﹕10)    伊斯蘭並不要求通道者死守在不可能生存的地方﹐用生命去打賭﹐真主的啟示說“真主的地面是寬廣的”﹐穆斯林在一個地方受到迫害或危難﹐可以尋找別處另謀生路。

       先知穆罕默德根據真主的啟示﹐動員他的弟子們離開他們的家鄉故土﹐到一個美好的地方去尋求真主的恩典。  通常﹐離鄉背井來到一個新環境會難以適應﹐但是為了維護信仰的精神﹐他們須發揮巨大的創造性和頑強的奮鬥毅力。  先知穆罕默德當時向他們傳達的真主啟示﹐給他們極大鼓舞﹐對未來充滿憧憬。  《古蘭經》說﹕“在被壓迫之後﹐為真主而遷移者﹐我在今世誓必使他們獲得一個優美的住處﹐後世的報酬是更大的﹐假若他們知道。  他們是堅忍的﹐是信賴他們的主的。”(16﹕41-42)

       弟子們遵循真主的啟示﹐服從真主使者的指導﹐而離別父老鄉親﹑老家的房產和土地﹐這是又一次重大考驗。  信仰的加深和人性的昇華﹐都是經歷了一系列磨煉和考驗的成果﹐歷代的先知都曾有過類似的經歷和過程﹐世界上所有通道者都有不同尋常的接受考驗的經歷﹐最終達到正果的報酬。  對於獨一無二的真主﹐真主的道﹑真理和仁慈﹐渴望自己修煉多深﹖  心曆的路程願走多遠﹖  真主的仁慈和報酬願享有多少﹖  是每個通道者跟隨先知教導之後﹐個人努力和修心的結果。  在人類文明的發展過程中﹐每個民族和地區﹐對精神信仰的進步都有切身體會。  人的生命很短暫﹐在有生之年追隨正道﹐在生活實踐中修身養性﹐堅持真理﹐不畏艱險﹐表現對真主和使者的信賴和忠誠。  在伊斯蘭誕生的黎明時代﹐真主的最後使者向黑暗中的迷誤者傳播真主的光亮﹐從麥加向麥迪那遷移是對世界上第一批穆斯林的第一次重大考驗。

       先知穆罕默德的大部份弟子都從麥加遷移來到了麥迪那﹐來到一個生疏的環境﹐拋棄了老家的親人和財產﹐當地的風俗習慣和社會狀況都不相同﹐但是他們跟隨著真主的使者堅守伊斯蘭真理﹐遵循先知穆罕默德教誨。   麥加是一個精神城市﹐因為城中央有一座神聖的殿堂克爾白﹐每年都有阿拉伯部落的人四方來朝﹐而且這個城市保留了許多古代的習俗﹐譬如女子很少對外人露面。  麥迪那是一個經濟城市﹐周圍有肥沃的農田和果園﹐而且是交通和貿易中心﹐來自世界各地的客商帶來不同的風土人情﹐女人們社會活動自由﹐沒有麥加那樣濃厚的阿拉伯部落氣氛。  許多民族和宗教信徒在同一個城市雜居﹐城內劃分成阿拉伯人區﹑猶太人區和基督教街區﹐走進市場﹐看到各民族的民眾摩肩接踵互相交易。

       第一批遷移來麥迪那的穆斯林﹐互相經常提醒﹐他們是為真主而遷移﹐以遵循伊斯蘭原則為榮﹐不可與阿拉伯部落習慣的“麥加作風”相混淆。 他們必須適應新環境﹐在適應中堅持伊斯蘭原則﹐修正傳統的阿拉伯陋習。  這次大遷移﹐使穆斯林在生活的教育中認識到﹐必須區分傳統習俗與伊斯蘭信仰原則的兩大差別﹐這是伊斯蘭向外發展邁出的第一步。  有一天﹐歐麥爾‧哈塔布同他的妻子在爭吵﹐他看到妻子在他面前堅持不讓步﹐敢對他頂嘴反駁﹐因為麥加的女子從來不敢這樣對丈夫說話。  他的妻子教訓他說﹐他們來到了麥迪那﹐這裏有不同的風俗﹐應當入鄉隨俗﹐譬如先知穆罕默德的家庭﹐他就是善待妻子的典型丈夫﹐妻子們享有許多自由權利。  對於一個從不離開家鄉的麥加人來說﹐他勒令妻子做事﹐並且對妻子打罵﹐丈夫並不覺得有錯。  遷移來到一個新的環境﹐面對新的習俗﹐婦女要求平等的地位﹐要求更多的生活空間和表達意見的機會﹐這些確實不符合阿拉伯人的傳統習慣﹐但是沒有違背伊斯蘭的精神。  遷移所引發的文明衝突﹐使穆斯林認識到每個地方都有當地的傳統和陋習﹐而伊斯蘭是恒定不變的真理﹐是來自真主啟示的人類生活原則。

       人類的文化都帶有地區性的特徵﹐在人類開始文化交流的時候﹐發現每一民族都堅持自己一方最正確﹑最合理﹑最文明﹐排斥異己是普遍的人性特徵。  究竟誰對誰錯﹐哪個習慣是文明﹐哪個習慣是陋習﹐可能永遠爭論不休﹐沒有結果。  今天有了伊斯蘭精神﹐以此為準繩﹐為不同習慣的人互相接觸時確定是非與曲直﹐因此真主啟示的《古蘭經》是衡量真理的標準。   譬如舉行婚禮﹐麥加人習慣誦詩﹐而麥迪那人喜歡唱歌。  先知穆罕默德得知有一個“安薩爾”家庭要舉行婚禮﹐他派去了兩名歌女為賀禮。《伊本‧馬哲聖訓集》    當時的麥迪那﹐穆斯林分為從麥加遷移來的“遷士”(穆哈吉勒)和當地歸信伊斯蘭的“輔士”(安薩爾)。   在先知穆罕默德領導和教育下﹐雙方關係融洽﹐親如兄弟﹐但各有不同的生活習俗。  先知穆罕默德不認為與麥加人相異的習慣就都是錯誤﹐而為弟子們樹立了鮮明的榜樣﹐一切以伊斯蘭原則為檢驗是非的標準。   這是遷移帶來的一大收穫﹐在伊斯蘭原則指導下﹐穆斯林的生活內容更加豐富﹐因為可以從任何民族的習慣中吸取優秀的文化傳統。  穆斯林不是一個思想保守﹑固步自封的人群﹐而性格開朗﹐思想解放﹐能像海綿一樣吸收各種文化營養﹐也能像一個健康的有機體﹐能排除體內的廢物和毒素﹐一切行為的校準尺度是《古蘭經》。  當現代的穆斯林﹐遷移到世界各地﹐伊斯蘭傳播到全球﹐對任何地方的新思想﹑新文化﹑新習慣﹑新制度﹑新方法﹐穆斯林的態度絕非一律拒絕﹐而是兼收並蓄﹐什麼都可以接收﹐吸收新事物的準則來自《古蘭經》。   根據這個原則性精神﹐今天穆斯林世界存在各種各樣的文化和生活方式﹐是一個多種族﹑多文化﹑多語言的世界大集體﹔也是根據這個原則性精神﹐穆斯林大膽地走向世界各地﹐毫無憂慮﹐因為在接觸各種信仰和文化的社會時從中吸取最有價值的文明營養﹐豐富自己。  當今世界上的移民形成潮流﹐許多移民有被連根拔起的感覺﹐因為看到子孫後代改變了傳統習俗﹐被融解在新的社會海洋中﹐充滿了民族文化“失落”的悲情。  許多移民在海外奮鬥一生﹐最終的盼望是“落葉歸根”﹐告老還鄉﹐回到祖國或老家﹐找回自己民族的感覺。   對於穆斯林﹐遷移並不那麼可怕﹐而是新生命的開始和延續﹐胸懷“落地生根”的決心﹐在新的國家創造新生活﹐世代相傳﹐不失穆斯林的本色﹐又是對本土文化環境的貢獻。  從這個意義上﹐可以看到﹐伊斯蘭信仰文明的普適性﹐能在大地上任何適於人類生存的自然和文化環境中生活和發展。  遷移不僅有利於自身的發展﹐也是對全人類文明的奉獻。

       伊斯蘭認為﹐遷移是解放﹐包含著歷史和精神雙重意義的解放﹐因為《古蘭經》記載了許多古代民族遷移的事蹟﹐他們的先知帶領他們走出受壓迫的困境﹐遷移到一個新的土地上開創新生活。  例如﹐先知穆薩把他的族人以色列後裔從埃及法老的殘酷奴役下解放出來﹐率領他們逃離埃及﹐渡過紅海﹐進入真主許諾他們的安全樂土。  遷移使以色列後裔獲得了自由﹐也得到了歸信正道的精神解放。  與先知穆薩領導的以色列後裔遷移相類似﹐先知穆罕默德傳達真主的啟示﹐號召他的弟子們從麥加遷移到麥迪那。   這次遷移不盡是一次歷史的重複﹐而且超越歷史﹐是為伊斯蘭迅速走向世界邁出的一大步。

       伊斯蘭是黑暗時代出現的光亮﹐引導信士得解放。  艾布‧伯克爾曾經在麥加對被他釋放的奴隸們說﹐他遵循伊斯蘭精神釋放了他們自由﹐伊斯蘭精神承認人人平等﹐他們應當得到解放和自由。 先知穆罕默德領導他的弟子們從壓迫下逃離麥加﹐尋求自由﹐這是一次自我解放的行動﹐從黑暗走向光明。  把這個意義延伸到後代﹐直到今天﹐伊斯蘭是光亮﹐是解放﹐不斷走出黑暗。  凡是穆斯林都應當從先知穆罕默德號召的那次大遷移中吸取教誨﹐逃離受壓迫的地方﹐尋求自由﹐自我解放﹐追求光明﹐遷移是伊斯蘭合法的積極行為。 《古蘭經》說﹕“你應當忍受他們所說的讕言﹐而溫和地退避他們。”(73﹕10)   “你應當遠離污穢。”(74﹕5)

       在先知易卜拉欣的事蹟中﹐遷移也是一段神奇和重要的精神旅程﹐當時聽從他的人不多﹐其中有他的侄兒魯特。 《古蘭經》有關於先知易卜拉欣遷移的完整記載﹐例如﹕“他說﹕‘你們舍真主而以偶像為神靈﹐只為今世生活中互相親愛罷了。  但在復活日﹐你們將互相抵賴﹐互相詛咒﹐你們的歸宿是火獄﹐你們絕沒有援助者。’  魯特就為他而通道。  易蔔拉欣說﹕‘我必定遷移到我的主那裏去﹐他確是萬能的﹐確是至睿的。’”(29﹕25-26)   他們的遷移﹐是躲避那裏沉重的迷誤﹐當地人多數崇拜偶像﹐相信多種迷信﹐罪孽深重。 從一個邪惡﹑讕言﹑污穢的地方﹐例如權勢壓迫﹑經濟剝削﹑道德敗壞﹑文化腐敗﹑崇拜鬼神﹐向光明的所在遷移都是進步的表現﹐希望找到一個自由崇拜真主的地方﹐享有真主的光亮和解放。  遷移可以理解為生活的運動和地理位置的變更﹐也可以理解為精神的遷移﹐就在當地不動﹐從精神上和感情上﹐不與黑暗社會隨波逐流。  不離開原地﹐但同邪惡與污穢保持距離﹐堅持獨立意志和純潔的靈魂﹐也是一種精神遷移的方式。   有弟子詢問先知穆罕默德﹐最高層次的“吉哈德”是什麼﹖  先知穆聖回答說﹕“回避一切邪惡。”《艾哈邁德聖訓集》    先知穆罕默德在許多場合都闡明過這個在邪惡面前退避的方式﹐以便保持潔身自愛的高尚品性。

       先知穆罕默德領導的第一批穆斯林﹐從麥加遷移到麥迪那﹐是一次歷史性的大舉動﹐所產生的效益是一次精神提升。   如果沒有精神的昇華﹐只是單純的地理位置移動﹐不會產生靈性昇華的效應﹐譬如有人跟隨遷移只是為了升官發財﹐在社會行為的表現上﹐有可能出現氣餒﹐懶散﹐畏難情緒﹐信仰退步﹐甚至成為叛徒或罪犯。   那是一次成功的遷移﹐身體的遷移伴隨著精神的提升﹐來到新的地方﹐表現出新的活力﹐意氣風發﹐更加接近真主﹐獻身于艱苦卓絕的伊斯蘭事業﹐在人類的歷史上創造了一個生龍活虎的穆斯林新社會。

       那是一次里程碑式的遷移﹐奠定了伊斯蘭存在和發展的基礎﹐以後沒有出現過第二次如此決定性的大遷移。   當先知穆罕默德歸真之後﹐有人問是否改換一個地方﹐以求更大發展﹐聖妻阿依莎斬釘截鐵地回答說﹐偉大的伊斯蘭大遷移只有那一次﹐不會再來﹐麥迪那是大地上永久的聖城。  嗣後﹐在歐麥爾繼任哈裏發的時候﹐學者們討論怎樣確定伊斯蘭的紀年﹐歐麥爾決定用“希吉來”(遷移)為伊斯蘭曆法的名稱﹐使“遷移”成為後代穆斯林的永久記憶﹐因此伊斯蘭希吉來曆法的元年是從西元622年開始。

       精神的遷移成為伊斯蘭信仰和所有功修的目的﹐任何一種善舉或功修﹐都是為了從靈性上更上一層樓。   穆斯林思想和行為的精神核心﹐一切都是為了取悅于真主。   每個穆斯林個體不是一具不求進取的木乃伊﹐伊斯蘭不是死水一潭的封閉型社會﹐因此每個人的進步﹐社會的發展﹐都圍繞著一個精神中心﹕認主獨一。   死亡對每個人都會發生﹐那將是一次重大的遷移。   每個走出今世大地的人﹐都將受到真主質問﹐如“你是誰﹖”  “你活著為什麼﹖”  “你去向何方﹖”    最美好的收場是回答真主說﹕“我服從真主﹐歸宿到真主那裏﹐我今天才得到真正的自由。”   一個人在活著的時候﹐經歷了無數次身體與精神的遷移﹐在最後一次遷移之後﹐就出現在復活日﹐最高貴的回答是﹕“我這一輩子都是為了真主。”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頂:317 踩:399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2 (1790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2 (1718次打分)
【已經有3717人表態】
984票
感動
868票
路過
928票
高興
937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