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嘉賓專欄 >> 金忠傑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古蘭經》譯著活動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阿拉伯世界研究》    作者:金忠傑
熱度5959票  瀏覽924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9年5月07日 12:27

        摘要:《古蘭經》是伊斯蘭教的根本經典和伊斯蘭文化的「根」,是確立教義教理和立法創制的首要根據。是穆斯林社會生活和行為綱常的基本準繩。但因信奉者生活在不同國家和地區,操不同語言,有不同文化背景,故《古蘭經》的經典價值、社會作用與文化功能等難以全方位展現。這種情況隨著伊斯蘭教成為世界性宗教以後更加突出。於是,專業學者便追溯源經注經的法理淵源。秉承經訓的創制原則與精神,展開了譯注《古蘭經》的長期學術工程,並制定了十分嚴謹的學術規範,從而有效保障了穆斯林信經而不僵經、釋經而不越經。
  
        關鍵字:《古蘭經》;譯注活動;學術規範
  
        中圖分類號:13961 文獻標誌碼:E 文章編號:1002-0586(2008)03-0139-06



   
        近些年來,隨著改革開放,宗教政策的落實,國內的伊斯蘭教研究在不少重要領域有了長足、可喜的進步。但仍有一些重要甚至關鍵領域鮮被論及,《古蘭經》譯注活動的專門研究便是其中之一。鑒於此,筆者根據所掌握的國內外資料,對這一課題作初步探究。
  
  一、《古蘭經》譯注活動的興起與發展

       《古蘭經》是伊斯蘭教的根本經典和伊斯蘭文化的「根」,是確立教義教理和立法創制的首要根據,是穆斯林社會生活和行為的基本準繩。然而,這種經典價值、社會作用與文化功能等,因信奉者生活在不同國家和地區,操不同語言,有不同文化背景而難以全方位展現。因此,自先知穆罕默德以來,隨著伊斯蘭教向半島外傳播,波斯、突厥、柏柏爾等相繼信奉伊斯蘭教的非阿拉伯民族,由於迫切需要深入解讀並運用《古蘭經》處世處事,故起初「單純靠直接學習原文和口頭譯解的方式,已不能完全適應伊斯蘭教在新信教民眾中傳播的需要,於是開始出現了《古蘭經》的文字翻譯」。繼而揭開了譯注《古蘭經》的學術活動序幕,從而使「明白的阿拉伯語言」(26:195)記錄的《古蘭經》的微言大義真正意義上得以全方位展現。 

       伊斯蘭教發展史上,波斯民族是繼阿拉伯民族後最早信奉伊斯蘭教的民族。因此,在譯注《古蘭經》的學術領域,波斯語——較之其他語種對解讀《古蘭經》教義教理文獻比例來講,波斯語一定程度上可視作伊斯蘭教的「次源語」——在時間、數量、品質上均居世界各語種之先。先知穆罕默德時代,波斯籍聖門弟子賽勒曼·法爾斯(?-655)「應波斯同胞致信之邀,為他們翻譯《古蘭經》首章大義」,揭開了世界穆斯林學界譯注《古蘭經》活動的學術序幕,為此後以再傳弟子伊瑪姆艾布·哈尼法(700-767)為代表的主譯派穆斯林學者主張譯解與譯注《古蘭經》的學術活動,以及20世紀30年代埃及愛資哈爾大學制定的譯解《古蘭經》工作計畫,提供了法理依據,賦予了精神內涵,奠定了學理基礎。外語譯注《古蘭經》的學術活動,為非阿拉伯穆斯林與非穆斯林理解經文大義,具不可替代的作用,充分折射了《古蘭經》稱其被易於理解的哲理所在:「我以你的語言,使《古蘭經》成為易解的,只為希望他們能覺悟。」(44:58)埃及學者紮爾魯勒·南紮爾博士就此注釋:「這節經文強調了《古蘭經》以阿拉伯語降示的哲理——阿拉伯人首先理解它,繼而譯為外語,讓他人容易地理解它。」 

       自聖門弟子賽勒曼·法爾斯首開《古蘭經》的首章翻譯以來,聖訓學家伊瑪姆布哈裡(810-870)「曾用波斯語譯注部分《古蘭經》經文」的舉措,尤其中世紀著名注釋學家侯賽尼·卡希斐(?-1504年)的波斯語《古蘭經》經注《侯賽尼經注》,開創了世界範圍內譯注《古蘭經》學術活動的整體發展局面。我國學者馬賢在《中國穆斯林》1987年第l期發表的文章《<古蘭經>翻譯概述》中,就此作了詳盡論述,茲不贅言。根據《中國穆斯林》2004年第2期《<古蘭經>翻譯版本知多少》的資料,《古蘭經》譯本和譯注本已達140多種民族語言。甚至一種語言的譯本多達數十種,如「波斯語譯本達80多種」,「英譯本達57種,德譯本達42種,法譯本達33種」,「漢譯本達17種之多」。隨著各民族文化的繁榮,以及沙烏地阿拉伯麥迪那法赫德國王《古蘭經》印製廠出版《古蘭經》各語種譯解本的規劃,上述數字勢必不斷被改變。 

       我國穆斯林譯注整部《古蘭經》的學術活動始自清末,主要成果有:王靜齋(1879-1949)譯注的《古蘭經譯解》中的「注釋‘略解’和1943條注釋」詞條體現於「夾註、章節附註、略解與附說中州」;時子周(1879-1969)譯注的《古蘭經國語譯解》有2117條注釋文;馬堅(1906-1978)除翻譯整部《古蘭經》外,譯注的前8卷主要「闡釋伊斯蘭教律令的科學根據、闡發伊斯蘭教的人倫道德觀念、聯繫現實結合經文內涵作理論性發揮、列舉事實使原經文中概括簡略的語句具體化、通俗具體地串釋抽象概括的原文、借用釋文號召穆斯林讀者理解經文實質、對注疏紛紜有待考證的問題僅客觀引述有關資料以供參考不作結論」;林松譯注的《古蘭經韻譯》有1898條簡注;馬金鵬(1913-2002)譯注的《古蘭經譯注》有11000多條注釋詞條;馬仲剛譯注的《古蘭經簡注》是首部以「聖訓」注釋的中文本。隨著十七大報告提出社會主義文化事業的大發展大繁榮,作為中國文化重要組成部分的中國伊斯蘭文化解讀與譯注《古蘭經》的學術工程,將勢必遵循王靜齋、馬堅、馬金鵬等譯注家的學術傳統繼往開來。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古蘭經
頂:250 踩:305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18 (1479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19 (1414次打分)
【已經有2511人表態】
714票
感動
565票
路過
573票
高興
659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