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穆斯林資訊 >> 特別關注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阿卜杜勒•貝伊長老CNN電視訪談錄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阿卜杜勒•貝伊長老個人網站    作者:侯賽因 譯
熱度4078票  瀏覽560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4年10月29日 06:00

日前,茅利塔尼亞著名伊斯蘭學者,阿卜杜勒•貝伊長老(Sheikh Abdullah bib Bayyah)在接受CNN電視的採訪時說:“當下伊斯蘭世界所見證的血腥暴力,在很多時候是一種不辨敵友的盲目暴力。這種暴力既是歷史遺留的不義與貧窮失業的結果,也是國際政治社會失序和極端宗教人士偏執所造成的惡果。“

針對當下伊斯蘭國家中,那些以“吉哈德”之名而定義他們所經營的戰爭的問題,阿卜杜勒•貝伊長老回答說:

“這些在伊斯蘭世界的肆虐的戰爭,我們並不把它稱為“吉哈德”,也就是說,伊斯蘭的“吉哈德”的概念並不適用於這些戰爭。因此我們和其他伊斯蘭學者所從事的工作,便是正確的闡述伊斯蘭“吉哈德”的含義。因為伊斯蘭定義下的“吉哈德”的成立,必須滿足一系列嚴格的條件和限制。”

貝伊長老強調指出:當下在伊斯蘭國家發生的戰爭是內戰,是本民族內不同成員之間的戰爭。這些戰爭或許會打著宗教的旗幟,迎合宗教的因素。為此,貝伊長老明確指出,伊斯蘭所禁止的侵略戰爭與為捍衛生命而抵抗的正義之戰有著天壤之別,後者按照天啟宗教的律法以及國際公約的標準來衡量的話,正是伊斯蘭所認可的合法而正義的戰爭。

當問道如何應對當下伊斯蘭世界肆虐的極端思潮,以及是否可以追堵宗教根源時,貝伊長老回答說:

“伊斯蘭的學者們,他們務必構建一股迎擊暴力思潮的正能量,因為這是事實存在的挑戰。他進一步闡述說:對極端思潮的應對,只有從伊斯蘭自身,以及用這些極端者所使用的同樣的語言來加以回擊。我們認為,面對挑戰,從伊斯蘭教之外,絕找不到任何應對之策,應對這一極端思潮的方案惟有從伊斯蘭教中才可獲致。”

針對有人說伊斯蘭的學者同穆斯林年輕人之間出現斷層的說辭,貝伊長老回答說:

“這種說法中,有一部分是事實,但是,這是有其自身的原因。除了年輕人需要反省外,伊斯蘭學者們也需要反省。伊斯蘭學者們需要利用現代傳媒來向年輕人們闡述學者們的思想,而年輕人們也需要反思自己思想,反思自身傾向和情緒。同時,伊斯蘭的學者們需要利用現代傳媒來鼓勵年輕人表達他們自己的觀點,來尋找真相與事實,最後將真相與事實介紹給民眾。所以,從某種程度和形式上來說,伊斯蘭學者缺乏一定的條件,但是只要給他們這些相應的條件的話,那麼他們是完全能夠勝任的,他們,也只有他們才能夠應對這股極端思潮。”

貝伊長老強調指出:軍事行動不足以應對極端思潮。他說:軍事行動可以在今天或明天消滅一個極端組織,但是另外一個極端組織又會死灰復燃。而對極端思想的解決方案只能是思想的和社會的,這才是長治久安的全面的解決方案。因為,務必讓伊斯蘭的學者們,認識伊斯蘭世界的新局勢,提出他們的觀點和主張,從伊斯蘭的藥劑中尋找到應對極端思想的良方。

貝伊長老還說道:“暴力問題是一個多方面因素引發的問題。世界的發展,國家演變,思想的滲透都造成了暴力的發生。在歷史就發生過納粹德國的暴力和侵略行徑。”

針對是否是極端導致了暴力的問題,貝伊長老回答說:

“我們不能說,極端就是造成暴力的唯一原因,因為,還有歷史遺留下的不義與社會的不公,甚至還有政治領導人對自身團隊缺乏管理和教育缺失,也就是說,教育機構並未在不義與問題存在的前提下,找到一個避免暴力的,且行之有效的思想體系。”

同時,貝伊長老提醒說:“面對許多問題,聯合國的解決方案均以失敗告終,聯合國並未能夠消除不義與不公,也未能實現全球經濟的發展,這些都是暴力產生的原因之一。”

最後,針對美國右翼指責他在2003年頒佈教法判令,允許殺害美國人的說辭,貝伊長老回答說:

“我從未判定可以殺害任何一個人。我的教法判令都是給人生路,而非判斷對他人的殺害,但是在一些會議上的決議中,我曾經對美國的侵略行徑和以色列的侵略行徑加以譴責。在我看來,譴責侵略行徑並非是判定可以殺害他人的教法令。

(侯賽因譯自阿卜杜勒•貝伊長老個人網站)

http://www.binbayyah.net/portal/news/1506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頂:156 踩:214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21 (955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12 (880次打分)
【已經有1873人表態】
586票
感動
381票
路過
411票
高興
495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