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獨自朝覲婦女的心路歷程

每年伊斯蘭教曆的最後一個月,就是朝覲月,來自世界各地的數百萬穆斯林都會前往沙烏地阿拉伯的麥加進行朝覲。

對於穆斯林而言,朝覲是一項神聖的宗教活動,每個有經濟能力和體力的成年穆斯林,一生中至少要完成一次朝覲。

長久以來,穆斯林婦女只能與家中的男性成員一起朝聖。換言之,倘若沒有男性家屬的陪同,穆斯林婦女不得獨自前往麥加朝覲。然而,2021年7月,作為沙烏地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現代化改革”的一部分,沙烏地阿拉伯政府取消了婦女朝覲限制令。

這一舉措讓那些沒有丈夫、兄弟或男性家庭成員,或者希望獨自完成朝覲的女性提供了極大便利。

41歲的土耳其婦女法赫里耶(Fahriye)就是其中之一。

法赫里耶目前正在麥加,與來自世界各地的180多萬穆斯林一起,尋求提升信仰、心靈淨化的過程。

法赫里耶說:“在這裡,我把自己帶入了哈哲爾的角色之中。她帶著兒子,帶著無盡的愛意服從真主的命令,離開家園和親人,孤身一人來到這裡,沒有任何保護,曾在賽法和麥爾臥兩丘之間往返奔走7次。我也是懷著同樣的心情踏上這段旅程的。”

法赫里耶說的這位女子,正是先知易卜拉欣的妻子哈哲爾。據傳,古代先知易卜拉欣之妻哈哲爾當年在麥加為兒子伊斯瑪儀尋找泉水解渴時,曾在賽法和麥爾臥兩丘之間往返奔走7次,最後流水自伊斯瑪儀腳下石隙湧出,即今之“滲滲泉”。穆斯林根據古蘭經關於要遵奉易蔔拉欣的正教的明諭,朝覲時按規定舉行此儀式,以示尊崇和紀念。

雖然法赫里耶希望與丈夫一起前往麥加完成朝覲,但最終,丈夫因個人原因不得不留在土耳其,他建議妻子和一群朋友一起去。

法赫里耶說,對很多人而言,她的朝覲之旅,已經成為一次巨大的變革,同時註定也是一場孤獨的旅行,終將塑造她的世界觀和人生觀。

法赫里耶說,取消婦女朝覲必須與男性親屬同行的規定,為許多因特殊原因不能與男性同行的穆斯林婦女打開了朝覲的大門。她說:“真主保佑,這場變革或許會帶來許多的恩典。”

團聚在薩法

法赫里耶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她表示,作為一名穆斯林婦女,獨自一人踏上長途旅行並不容易,當她說服自己下定決心去朝覲的那一刻,真正的旅程就開始了。

從她離開土耳其的那一刻起,朝覲之旅就從精神、情感和身體各個層面給她帶來了深刻的體驗,讓她體會到了哈哲爾獨自一人抱著小兒所面對的艱難與痛楚。

幾千年前,先知易卜拉欣奉真主之命,將妻子哈哲爾和她的兒子先知伊斯瑪儀遺棄在荒涼的沙漠中。

據說,哈哲爾一開始感覺非常傷心,她質疑先知易卜拉欣把她們母子二人留在荒漠中任憑惡劣天氣擺佈的決定,不解之中甚至帶著忿恨。可是,哈哲爾很快就意識到這是真主的旨意,她就全心全意地服從了,她說,若這是真主的旨意,真主就不會拋棄我們。

可是,繈褓中的先知伊斯瑪儀卻令哈哲爾被幹擔心,因為他總是因為乾渴和饑餓而哭泣。放眼四周,哈哲爾看到的只是荒漠,沒有任何植被和水源,為求得一線生機,哈哲爾開始拼命奔跑,希望找到水或者食物,她在麥加的賽法和麥爾臥之間來回奔跑。

終於,在兩座山之間拼命奔跑第七次之後,在真主的指引下,一股泉水奇跡般地從地下冒了出來,這就是被稱為“滲滲泉”的聖水。

哈哲爾在群山之間的奔跑如今已成為朝覲中最重要的功課之一,數百萬穆斯林朝覲者都會沿著她的足跡找尋真主的指引。

哈哲爾原本是來自埃及的一名奴隸,沒有地位、名聲和財富,但她對真主有著深厚的信仰,她的遺志,時至今日依舊召喚著數百萬男女信士追隨她的腳步。

在哈哲爾完成奔跑旅程數千年後,即西元613年,先知穆罕默德(願主福安之)屹立在賽法山頭,發出震驚世人的呼聲,號召不通道者加入伊斯蘭。

先知穆罕默德(願主福安之)說:“如果我告訴你們,山的另一邊有一支軍隊,你們會相信我嗎?”人們說:“當然相信,你是可信的,也是真實的,我們從來都相信你。”

然而,當他宣佈自己是真主的使者時,許多人卻開始嘲笑、譴責他。就連他自己的親戚也開始詛咒他,並強迫他離開這座城市,先知穆罕默德(願主福安之)被迫離開家鄉,遠走麥迪那。

隨著伊斯蘭信仰的大幅傳播,先知穆罕默德(願主福安之)在成千上萬穆斯林的簇擁下,於二十年後光復麥加,再次回到賽法。

自那時起起,數百萬穆斯林幾乎時時刻刻都彙聚於此,傾訴自己的信仰,服從真主的旨意。

儘管法赫里耶此次能夠與好友們一同前來朝覲,但是,她在朝覲期間經常選擇獨處,她認為這反映了哈哲爾與真主的緊密聯繫,遠離了世俗的紛擾。

法赫里耶說:“我總是在思考哈哲爾與真主的聯繫。她堅定不移地信任和服從真主,是因為她無人依靠、獨自一人身處荒漠嗎?還是因為她遠離了世俗的紛擾,遠離了對真主的悖逆?”

法赫里耶說,她在“塔瓦夫”中找到了慰藉。“塔瓦夫”,即巡遊天房,是在朝覲期間繞著天房環繞七圈。試想,數百萬人圍繞一個小小的天房,朝著同一個方向前進,這是何等偉大的景象。法赫里耶表示,開始環繞天房巡遊的那一刻,她瞬間感覺遠離了世俗的紛擾。

法赫里耶說:“在俗世的人群中,你可能會迷失自我,但在愛的漩渦(塔瓦夫)中,你會找到自己的本質。即使是重複進行的儀式,即使是一成不變的環遊,每次都會帶來不同的感受與精神狀態,塔瓦夫斯湖打破了生活的單調和迴圈。”

法赫里耶說還說:“我讓自己像水一樣流動,隨波逐流,這就是朝覲的精髓。頭銜、特徵、身份、地位、等級、種族……在這裡都不復存在。你是誰並不重要,在這裡,你只是安拉的客人,就像哈哲爾一樣。”

“我開始相信,這裡不屬於我所居住的那個俗世。”

-------------
編輯:葉哈雅

出處:土耳其廣播電視公司國際頻道(TRT World)

原文:In Hajar's footsteps: What does Hajj mean for one Muslim woman

連結:https://tinyurl.com/24hshq4o

    為您推薦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1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