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醫生談加沙戰爭:慘絕人寰

祖海爾•拉赫納醫生在汗尤尼斯的歐洲加沙醫院工作

祖海爾•拉赫納(Zouhair Lahna)是一位來自法國的盆腔外科及產科醫生,曾在敘利亞、利比亞、葉門、烏干達和埃塞俄比亞等全球各地的衝突地區志願工作過,但他表示,自己從未見過像加沙戰爭如此慘烈的的狀況。

拉赫納醫生說,在自己經歷過所有戰亂地區,在危及生命的情況下,平民都會獲得一條秘密頻道,可是,加沙卻是例外。

本週二,以色列軍隊奪取並關閉了加沙與埃及的拉法邊境口岸。這是巴勒斯坦人逃離戰爭的唯一通道,也是人道主義援助最重要的入境點。

由於以色列針對加沙地區的襲擊力度再次升級,拉赫納醫生已經被迫從位於汗尤尼斯的歐洲加沙醫院撤離。在埃及開羅接受半島電視臺採訪時,拉赫納醫生搖著頭說:“這是極端的不公與不義,這是非人的行為……”

拉赫納醫生被迫離開與他一同救死扶傷的巴勒斯坦醫療工作者,對此,他感到十分遺憾,他說:“我感到憤怒、不安和沮喪,因為我被迫離開了我的同事們,他們是醫生,是我的朋友,是我的親人,我們一起吃飯,一起工作,現在我卻獨自離開,而他們則再次陷入困境,他們不僅無法工作,還不得不四處尋找帳篷、水和食物。”

作為歐洲巴勒斯坦醫生協會(PalMed Europe)和總部設在美國的拉赫馬國際組織(Rahma International)組織任務的一部分,拉赫納在加沙做了幾個月的醫療志願者。

拉赫納醫生(中)和同事們在加沙北部的卡邁勒阿德萬醫院附近合影

在以色列猶太複國主義者命令拉法東部巴勒斯坦人撤離的那個早晨,在以色列坦克開進拉法之前,拉赫納和他的外國同事們收到了來自以色列軍隊的短信,要求外國醫生立即離開加沙,因為以色列軍隊很快將在拉法東部展開大規模行動。

拉赫納醫生說:“以色列軍隊無所不知,他們知道加沙每個人的行蹤,也知道如何聯繫他們,他們知道我們是外國人,就讓我們撤離。”

接到短信後不久,拉赫納和他來自歐洲的醫療同仁們被組織接走,並被帶到開羅的安全地帶。

拉赫納醫生說:“和我同期支援加沙的歐洲醫生有四名,科威特醫生四名,另外還有兩名其他地區的醫生,他們把我們的資訊通報給了埃及和以色列當局,最後,我們得到了必須離開的消息。”

在他們離開的時候,拉法地區遍地都是以色列軍方散發的撤離命令傳單,隨後,以色列戰機發射的導彈從天而降。

拉赫納回憶說,無數巴勒斯坦平民從拉法向北前往汗尤尼斯,或向西前往海邊,一片慌亂。

當被問及他工作過的醫院的狀況時,拉赫納很難描述他所看到的一切。他似乎無法自拔,沒說幾句就要停頓下來,對每天送來的病人、傷患和垂死者的數量表示歉意。他緩緩地說:“我很難記記住所有的細節,雖然歐洲醫院倖免於以色列的襲擊,但它一直在接受其他醫院的轉診傷患者。”

歐洲醫院也是周邊巴勒斯坦難民的避難所,他們在病房門口、大樓走廊、樓梯上和醫院花園裡尋找棲身之地。

拉赫納參觀希法醫院,他說醫院遭到了野蠻破壞

在前往歐洲醫院工作之前,拉赫納和他的團隊曾在加沙北部拜特拉希耶的卡邁勒•阿德萬醫院擔任志願者,他是少數去過該地區的外國醫生之一。

拉赫納醫生說,他們在那裡只工作了一周,因為這是以色列當局允許他們在那裡工作的最長時間。

拉赫納醫生還說,相比加沙地區地區,那裡的情況更加嚴峻,此前,世界糧食計畫署曾表示,加沙北部正在面臨全面饑荒。

12月,卡邁勒•阿德萬醫院遭到以色列襲擊,猶太複國主義政權對其進行了數天的圍困和炮擊。無數流離失所的巴勒斯坦人也曾在那裡避難,他們與醫護人員一起被圍捕。

加沙很多醫院在以色列襲擊後淪為亂葬坑,其中大多數醫院已無法正常運轉。最近幾周,加沙地區納賽爾醫院和希法醫院都發現了亂葬坑,共有392具屍體。

雖然加沙醫療系統的早已徹底崩潰,但拉赫納依舊決心再次回到那裡做志願者,但他不確定何時才能實現。

拉赫納醫生說,現在,他必須先回到法國去完成自己的工作,並且抽空陪伴家人。其實,他的家人可能比他更難熬,因為他在加沙時,每個人每一天都在擔心他的安危。

拉赫納醫生說,按照目前情況來看,整個拉法很快就會被以色列軍隊佔領,那裡的數十萬巴勒斯坦人來必將再次迎來慘絕人寰的磨難。

拉赫納沮喪地說:“這個世界就好似瞎了雙眼一般。”

儘管國際社會警告以色列不要進一步入侵拉法,但以色列入侵可能會繼續發生,國際社會根本無法阻止以色列的大規模暴行。

拉赫納說:“加沙戰爭告訴我們,所謂人權就是個笑話,聯合國也是個笑話。”

拉赫納認為,這是一場屬於以色列和美國兩個國家的戰爭,上個月,美國剛剛批准向以色列政府追加170億美元的援助。

在拉赫納看來,包括美國在內的全球各國英勇抗議以色列暴行的大學生,才真正明白人權的價值與意義。

他說,西方以正義與人權自居,可是,所謂的正義與人權涉及到巴勒斯坦人時,這些價值觀似乎並不適用。

這種幻滅感讓拉赫納醫生自己也感到疲憊,但他說,這也堅定了他向包括加沙在內的世界各地戰區人民提供專業知識與幫助的決心。

當被問及是否擔心因在加沙地區工作而被捕或遭受人身傷害甚至不幸遇難時,這位外科醫生幾乎不眨眼地說:“我的死期總有一天會到來,如果是在幫助加沙弱勢群體的時候死去,那就是我該離開的時候了。”

拉赫納說:“我的生命並不比巴勒斯坦人民更寶貴,我是一名人道主義醫生。我工作,我幫助人們,我們醫生是為了和平而來,而不是為戰爭而來。”

--------------
編輯:葉哈雅

出處:半島電視臺

原文:‘It’s not human’: What a French doctor saw in Gaza as Israel invaded Rafah

連結:https://www.aljazeera.com/features/2024/5/9/its-not-human-what-a-french-doctor-saw-in-gaza-as-israel-invaded-rafah

    為您推薦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1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