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屠殺穆斯林,可我最終皈依了伊斯蘭-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注 > 關注

我想屠殺穆斯林,可我最終皈依了伊斯蘭

譯者注:本文作者理查•麥金尼(Richard McKinney),美國海軍陸戰隊退伍士兵,曾在中東各國參與軍事行動。彼時,麥金尼對穆斯林群體的仇恨達到極點,他不遺餘力地衝鋒陷陣,射殺所有他認為可能是敵人的穆斯林。他坦言,死在自己槍下的穆斯林不計其數,他自己都記不清楚具體數字。

退伍回家後,麥金尼依舊仇視穆斯林,他無法容忍看到穆斯林群體在自己的“祖國”與自己一同生活,於是,他決定充分發揮自己的軍事才能,製造炸彈,炸毀當地一座發揮清真寺職能的伊斯蘭中心。

僅僅八個禮拜之後,就在這座他原本想要炸掉的清真寺,麥金尼皈依了伊斯蘭,成為一名穆斯林。最為有趣的是,如今的麥金尼,已經成為這座清真寺的主要負責人。

以下,是紐西蘭清真寺恐怖襲擊案爆發後麥金尼先生發表的內心感言。

 

紐西蘭基督城清真寺恐怖襲擊案爆發後,我無法抑制內心的痛苦,同時,我也感到自己的心在顫動。因為我知道,曾幾何時,我也想做這樣一件事,我也想過這樣屠殺無辜的穆斯林。

幾年前,我迫切地想要炸毀我家鄉一座清真寺。坦白講,我差一點就完成了那次襲擊。

我是一名美國白人,出生于東北工業區,從小就熱衷於參加教堂活動,高中畢業後加入美國海軍陸戰隊,在中東地區、索馬里等國參加諸多軍事行動。從那時起,我就認定伊斯蘭為我最大的敵人。

作為一名海軍陸戰兵,我很自豪,我曾經熱愛戰爭,可後來,我發現我的內心無比痛苦,我不敢回憶自己在戰場的所作所為,只有酒精才能麻痹我自己。退役後,我對酒精的依賴越來越強,我對生活不報任何希望,每一天,我就在酒精中度過,對於穆斯林的無盡仇恨,給了我活下去的勇氣。

於是,我決定造一顆炸彈,在我的家鄉印第安那州曼西市(Muncie)伊斯蘭中心引爆這顆炸彈。我堅信,我已一無是處,這將是我為祖國作出的最後貢獻。我很清楚,引爆炸彈後,我就將面臨死刑,但我並不在意,因為那時,支撐我繼續活下去的唯一理由,就是我對伊斯蘭的仇恨。按照原定計劃,我的炸彈會炸死200多名穆斯林。

現在看來,一切都是真主的前定。正在我製造炸彈期間,有一天,我上小學二年級的女兒回家後對我說她在學校見到一名戴頭巾的穆斯林女子,她很好奇。而我卻瞬間暴怒,我向女兒大吼大叫,大聲咒駡穆斯林。突然間,我發現女兒眼中充滿了恐懼,她看我的眼神,就好象在看一隻失控的野獸。

我被女兒看我的眼神嚇到了。於是,我決定在實施炸彈襲擊前給穆斯林最後一次機會,我決定去曼西伊斯蘭中心看看,看看那裡的穆斯林到底是否真的該死。當我走進伊斯蘭中心的那一刻,立馬就有人上前歡迎我,他問我:“先生,有什麼能為您效勞嗎?”不知為何,原本暴怒的我突然變得很平靜,我對他說:“你給我講講伊斯蘭吧。”

他給了我一本古蘭經,讓我拿回家先看看,如果有任何問題,歡迎來清真寺找他們交流。事已至此,我便決定再花點時間讀讀這本我曾經非常厭惡的經典。我讀得非常仔細,因為我不想放過任何蛛絲馬跡,我要找到古蘭經中所有謬論,讓那些穆斯林無話可說。

於是,我一找到我認為錯誤的東西,就即刻去曼西清真寺,可每一次,他們都無比耐心地給我解釋,我一次次鎩羽而歸。

大約八個禮拜後,我對伊斯蘭的看法已經徹底改變,我徹底被伊斯蘭所折服,我作出了連我自己都感到震驚的決定——我也要做一名穆斯林。

如今,我皈依伊斯蘭已有七年,那時歡迎過我的穆斯林兄弟們都成了我最好的朋友,我也逐漸取得大家的信任,他們甚至讓我擔任曼西伊斯蘭中心的理事會主席,我真的受寵若驚。

 

曾幾何時,我對伊斯蘭與穆斯林只有仇恨,而今,我的恨早已化為愛。穆斯林讓我感到溫暖,讓我再次燃起對生活的希望。有人說我的變化非常戲劇性,其實我也這麼認為。但我要告訴大家,我的仇恨之所以會消散,只是因為我對伊斯蘭的理解不斷加深。

穆斯林和我們一樣,都是普通人。他們和我們一樣努力追求美好的生活,熱愛家庭,祈禱和平。這是一個極為多元的世界,這個世界不光屬於我們白人,它屬於我們所有地球人,不分民族,不分種族,不分區域,不分語言。

的確,極個別穆斯林打著伊斯蘭的旗號犯下滔天罪行,但是,這些個體並不能代表穆斯林群體,就好似襲擊紐西蘭清真寺的澳大利亞恐怖分子,他信奉基督教,他是白人,但他並不能代表基督教,他不能代表整個白人群體,誰也沒有因為他的暴行而去指責整個基督教或白人群體。

直至今日,我依舊對曼西伊斯蘭中心及這裡的穆斯林兄弟姐妹心懷感激。他們並沒有因為我曾在戰區殘害過他們的同胞而咒駡我,也沒有因為我曾經試圖炸掉這種清真寺而遠離我,他們每個人都無比友善,他們讓我感受到伊斯蘭的偉大。

我很感激他們,我希望能和他們一樣,在世間傳播愛與和平。我的親身經歷告訴我們,任何人都不是生來就帶著對另外一個群體的仇恨,一切,都源自後天的渲染與誤導。作為一名前基督徒,我堅信,西方人對伊斯蘭與穆斯林的誤解與仇恨,正是源自極右政客及媒體的不斷宣傳。

此時此刻,我和我的穆斯林兄弟姐妹們依舊心有餘悸。我們深知,在如今這個大環境中,身為穆斯林,我們所有人都有潛在的危險。但是,我們並不會因此而膽怯,更不會因此而絕望。

如果你認識參軍時的我,如果你認識剛剛退役回家那時的我,你肯定不會相信,我如今會滿心歡喜地與穆斯林談笑風生,更不會相信我自己也成了一名穆斯林。如今的我,堅信基督教、猶太教和伊斯蘭教都傳遞著同樣的真理,我堅信他們都是源自獨一造物主的天啟信仰,雖然基督教與猶太教在歷史發展的過程中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但我依舊堅信一切都是真主的前定,我堅信,伊斯蘭是最終的真理。

我堅信,這三大信仰的根基,就是和平與愛。不論我們身處何地,不論我們信仰何種宗教,我們務必要教導自己的子孫後代,和平與愛,是一切的根基。

基督城清真寺恐怖襲擊案讓每個人都心痛無比,不論是穆斯林還是非穆斯林,都在為死傷者祈禱。當我得知兇手殺害的第一名穆斯林,是在努爾清真寺門口歡迎他的一名老者時,我只有心碎。那名穆斯林老者雖然看到兇手荷槍實彈,卻還是微笑著對他說:“你好,兄弟”。

我無法想像那個場景。

我甚至在想,倘若這名恐怖分子如我一樣,在初次闖入清真寺時犧牲一點點時間去聆聽穆斯林的聲音,或許,這場悲劇就不會發生。

我也在想,我自己也差點成為一名恐怖分子。但是,真主引導了我,打開了我的心門,穆斯林的友善讓我回心轉意,讓我願意暫且放下仇恨,去聽聽他們到底想要幹什麼。

我的心中充滿了悔恨與感恩,我時刻在懺悔,我時刻在感贊真主對我的引導。

作為穆斯林,我們切不可坐以待斃,我們一定要主動出擊。我們唯一的武器,就是我們的口舌,我們要大聲為自己代言,不能再沉默,不能再默許他們肆意抹黑我們。

如今,伊斯蘭恐懼症愈演愈烈,每個人似乎都在兜售恐懼與仇恨。我想說,我們需要傳播的只是愛,而非仇恨。

襲擊紐西蘭兩座清真寺的恐怖分子希望挑起更多仇恨,他希望我們每個人都反目成仇,但我們要大聲告訴他和他的同類:我們需要愛,需要互相尊重、憐憫與寬恕,我們不需要仇恨。

------------------ 

編輯:葉哈雅

出處:IndyStar

原文:I wanted to kill Muslims, too. But then I saw the light.

連結:http://suo.im/5qkGLe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