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的致命襲擊都是誰幹的?研究結果和華人想的不一樣-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注 > 關注

北美的致命襲擊都是誰幹的?研究結果和華人想的不一樣

73%致命襲擊,

來自白人極右分子

就美國來講,白人主義勢力發起的恐怖襲擊遠比極端穆斯林群體要多很多。

今年1月,美國新澤西州參議員寇里布克指出,在當前的社會環境中,白人民族主義團體比伊斯蘭激進分子更危險,他批評特朗普政府忽視了極右極端分子構成的威脅,因為自從911事件以來,美國發生的多數襲擊幕後黑手都是極右極端分子。

在布克引用的資料中,我們可以看到事實核查網站PolitiFact的調查結果,從2001年9月12日到2016年底,美國有85起暴力極端分子發動的致命襲擊,造成225人死亡。在這其中,73%都是白人民族主義仇恨團體針對少數民族、穆斯林和其他人發動的。”

6005bbc4d8defe126906587733b6c0ff.jpg

紅色:極端伊斯蘭勢力 黑色:極右勢力

類似的資料我們也可以在馬裡蘭大學恐怖主義研究聯盟進行的另一項研究找到,調查顯示,在2001年到2016年之間,伊斯蘭極端分子發動了31次襲擊,導致119人死亡。而極右極端分子在15年之間,一共發起了89次恐怖襲擊,造成了158人死亡。不論是恐怖襲擊的次數,還是死亡人數,極右勢力造成的傷害都遠超伊斯蘭極端分子。

d8bfc3f255d328c2e712a7b841fa589b.jpg

而在馬裡蘭大學做出的另一項調查中,也可以清晰的看到,從1990年到2015年之間,伊斯蘭恐怖主義在8起襲擊中殺害了7名執法人員和18名軍人,一共造成了25例死亡;而極右勢力們在46起襲擊中,殺害了57名執法人員,殺傷力遠超伊斯蘭恐怖勢力。

據美國國家研究所的一份報告顯示,從2008年到2016年,美國右翼極端分子製造的恐怖襲擊事件幾乎是伊斯蘭極端分子製造的兩倍。相比之下,右翼極端分子發動的襲擊也往往是致命的,近三分之一的右翼極端分子襲擊導致死亡,而伊斯蘭極端分子襲擊導致死亡的比例只有13%。

在加拿大,極右勢力的快速增長也非常令人擔憂。2015年至2018年間,研究員芭芭拉佩里表示,加拿大的右翼極端組織數量增加了20%至25%。與右翼組織一起增長的,是仇恨犯罪。2015年至2016年,報案的仇恨犯罪案件上升3%,共1409起。據佩里說,警方記錄的這些仇恨犯罪大多都不是恐怖組織成員。

任何一起暴行和恐怖襲擊,不管其行兇者背景如何,都不妨礙對其惡行的認定。右翼或者說是白人極端主義成為恐怖威脅來源,並非說包括伊斯蘭極端分子在內的其他極端組織不用警惕,而是說,有意無意的偏見,對於解決恐怖襲擊沒有任何的幫助,只會催生更多極端。

特朗普上任後,白人極右勢力犯罪上升

早在去年,美國媒體就以“美國白人男子是比穆斯林更大的恐怖主義威脅”為題,記錄下現今美國社會中極端的民族主義帶來的惡劣影響。

acf2489ae1d41b98e7ef4e900af32d46.jpg

2007年,美國全國範圍一共只發生了6起襲擊事件。但是10年之後的 2017年,美國全境一共發生了65起恐怖襲擊,死亡人數也在增加。對此,全球恐怖主義資料庫(Global Terrorism Database)進行了分析,資料顯示,2017年發生的多數襲擊都是由白人右傾意識形態引發的。在65起事件中,37起與種族主義、反穆斯林、恐同、反猶太、法西斯、反政府或仇外動機有關。

在這些恐怖襲擊中,10月的拉斯維加斯槍擊案成為了美國歷史上最嚴重的大規模槍擊事件。在那場音樂節上,來自內華達州的64歲白人男子向眾人開槍,造成59人死亡、422人受傷、受傷數一共達到了851人......

7a9a324401965bc6dc8755f3d4e3bb15.jpg

3月,一名28歲的白人男子從巴爾的摩來到紐約,明確的目標是殺死黑人。他將66歲的蒂莫西•考曼刺死,並被當局指控恐怖主義。5月,35歲白人男子傑米在波特蘭的火車上騷擾一名穆斯林婦女,並聲稱“我們這裡需要美國人”,隨後勸阻的兩人刺死。6月,66歲的白人男子向國會議員開槍,數人重傷。8月,一名20歲的納粹支持者駕車沖向一群反種族主義抗議者,造成一名婦女死亡,至少19人受傷。

56534fdf4cbe4b11e3851ba31d2eb3a6.jpg

騷擾穆斯林年輕婦女的傑米

但讓人略感奇怪的是,在報導恐怖主義方面有很長一段時間媒體都採用的都是雙重標準,首先是主流媒體將白人行兇者的襲擊定性為恐怖主義的速度非常之慢,經常將其歸咎於精神疾病。

而當攻擊者是其他族裔,特別是穆斯林時,媒體又會迅速將其定性為恐怖主義。喬治亞州立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只要是極端穆斯林發動的恐怖襲擊事件,平均會比其他襲擊事件多獲得449%的報導。

d37b7e6498b95ec558f721dc41434856.jpg

政府停止資助Life after hate組織

這種態度在特朗普身上也表現得非常明顯,在他的任期內,明確拒絕使用白人至上主義恐怖分子這個詞。他對一系列槍擊、刺殺和爆炸事件視而不見。

去年6月3日,伊斯蘭極端分子襲擊倫敦之後,特朗普立馬在網上進行譴責,還呼籲法庭恢復對穆斯林占多數的某些國家的旅行禁令,受到了廣泛的嚴厲批評。但是在波特蘭傑米事件發生,直到兩天后他才發文批評,並且沒有呼籲改變任何事情,來防止類似的襲擊再次發生。

就在去年,特朗普政府還剛剛停止了對非營利組織“憎恨之後的生活”(Life After Hate)的資助,而這個組織的目的,就在於説明人們摒棄白人至上主義的思想。

媒體的態度和總統的態度,直接導致了許多人一談起恐怖襲擊,就會和伊斯蘭極端分子聯繫在一起,而輕視來 白人極端分子的區別,但實際上,極右派恐怖分子的襲擊早已成為了北美地區最大的威脅。

和其他民族一樣

溫和穆斯林是絕大多數

一些北美華人,尤其是在來自大陸的一代移民群體中,對北美各個民族的印象有很大偏差,可能是由於教育背景的原因,個別華人習慣性的為其他民族貼標籤,分出三六九等,甚至激烈的反地華人立身之本的多元文化,站在白人種族主義者一邊,提起恐怖襲擊,就立刻與穆斯林相聯繫,華人自媒體和網路社區,更成為造謠大本營。

實際上,稍微做些研究就可以發現,那些被媒體曝光量達到445%的極端穆斯林恐怖襲擊事件,並不能代表全體穆斯林族裔。

58de167c35e42426dd320a4d45ac7a45.jpg

多數穆斯林人群討厭ISIS

皮尤對11個穆斯林人口眾多的國家進行了資料調查,發現從尼日利亞到約旦,再到印尼這些國家中,絕大多數穆斯林對ISIS都表強烈的譴責和反對。在黎巴嫩,99%接受調查的人都對ISIS很反感。約旦94%接受調查的人也強烈反對ISIS。剩下對ISIS持負面看法的,還有巴勒斯坦84%的受訪者,加沙地帶92%的受訪者等。

顯然,因為恐怖組織的惡行而對全體穆斯林打上“恐怖主義”標籤完全是一種不問黑白一葉障目的行徑。實際上,穆斯林群體在北美地區也遠不是相當多華人心目中刻板的難民和窮人形象,他們各行業的貢獻也比人們想像的要多更多。

2015年,穆斯林群體在密歇根州擁有近35835家企業,占該州所有小企業的4.18%,大約雇傭了103062名密歇根人。同時,他們也通過消費對該州的經濟做出了重大貢獻。2015年,密歇根的穆斯林家庭支出超過55億美元(大約每戶每年6.7萬美元)。家庭總支出也比美國平均家庭高出20%,教育支出是美國平均家庭的4倍,服裝和服務支出是美國平均家庭的2倍。

僅僅在紐約市的醫學界,他們的貢獻就已經可圈可點。穆斯林醫生每年就要診治520萬名病人,穆斯林牙醫每年為120萬病人提供服務,穆斯林藥劑師每年要開960多萬張處方。僅這些醫生就創造了36,001份工作。此外他們一年內繳納了近3.84億美元的州稅和地方稅,工資和福利支出超過40億美元。

c486841f3b6ee61d673a59a29e8bdb0f.jpg

不僅在美國,從2005年到2014年, 在加拿大申請庇護獲得成功的難民中,哥倫比亞難民(多數為穆斯林)的人數最多,為17,381人。上圖顯示剛剛到達阿爾伯塔省的難民群體就能很快融入勞動力市場,落地後就業收入穩步增長(~9%/年)。事實證明,穆斯林群體在加拿大同樣能夠安居樂業,為當地GDP的增長做出貢獻。

f3a5b46123e1879dd88910c87eb3e8fd.jpg

加拿大的穆斯林青少年中也有著非常好的表現,加納裔少年Jae Deen和黎巴嫩裔少年Karter Zaher的伊斯蘭嘻哈樂隊頗有創意,他們沒有將暴力、毒品、性等常見元素作為音樂主題,反而加入了很多伊斯蘭文化。希望能夠用音樂激勵穆斯林年輕人,並向大家展示伊斯蘭教的另一面。“我們希望我們的兄弟姐妹能夠共存。也希望希望基督徒、猶太人和穆斯林能夠相互理解,因為很多媒體的渲染,太多的人對伊斯蘭教存在著偏見。”

0.jpg

現在,兩人的組合已經開始了全球巡演,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接受他們宣揚的和平理念,而最近,他們還和賈斯汀比伯進行了同台演出。

事實上,任何宗教任何信仰,包括各種民族主義,一旦走向極端,都會給社會帶來非常惡劣的影響,尤其是那些迷信暴力來消滅的團隊和個人,就是恐怖分子之源。而各種基於偏見和仇恨的謠言,正好是恐怖分子的宣傳員,因為種族歧視是恐怖組織招兵買馬最好的推廣工具。

作為北美的少數民族,華人擁有與白人完全不同的外表,獨特的文化,應該成為反對極端和歧視、擁抱多元文化、拒絕謠言和刻板印象的先鋒,而不是為偏見和仇恨助力。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