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對伊斯蘭的誤解-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注 > 關注

西方對伊斯蘭的誤解

【前言:縱觀整個西方社會,經濟停滯不前,民粹主義、民族主義成為西方社會轉移社會矛盾的終極手段,伊斯蘭恐懼症愈演愈烈,伊斯蘭、穆斯林成了無辜的替罪羊。】

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一名穆斯林婦女手持“停止種族歧視”標語靜默示威。

就目前情況而言,伊斯蘭恐懼症只會愈演愈烈,不會消散。

這句話或許很悲觀,可它確實是不爭的事實。

更加可悲的是,僅就伊斯蘭信仰及中東地區等主題而言,主流媒體中幾乎沒有任何正面、積極的報導與渲染。

至於生活在西方社會的穆斯林,媒體同樣鮮有正面報導。主流媒體總是選用一些小報新聞甚至街邊傳言,選擇性的詆毀穆斯林及伊斯蘭,以極具煽動性、極其蔑視的口吻,激起普通民眾對穆斯林及伊斯蘭的無端仇恨與敵意。

除了穆斯林,沒有任何一個信仰群體遭受這種特殊待遇。

主流媒體、極端民粹分子、民族分子及極右政客慣用的伎倆,就是誤導民眾認為伊斯蘭和西方推崇的民主與自由誓不兩立,聲稱伊斯蘭是一顆毒瘤,是對全人類的威脅。

在美國等西方社會,越來越多的伊斯蘭恐懼症分子以無神論為武器,猛烈抨擊伊斯蘭信仰的各個方面。

對某些極端無神論者而言,他們似乎根本不在乎他人是否應當享有信仰自由,對伊斯蘭信仰,他們尤為痛恨。這些人堅定地認為,伊斯蘭不同於其他宗教,他們認為伊斯蘭是違反人類倫理的宗教,是對整個世界以及其他信仰都具有巨大威脅的宗教,因為他們堅信伊斯蘭從本質上就抵觸民主與自由的理念。

極端無神論者極度推崇當代伊斯蘭恐懼症之父伯納德•路易斯(Bernard Lewis),後者明確指出,伊斯蘭信仰只會給全球文明不斷帶來麻煩。

美國著名節目主持人比爾•馬赫(Bill Maher)也是極端無神論者們崇拜的偶像。馬赫指出,穆斯林世界與極端恐怖組織“伊斯蘭國”並無異處,聲稱伊斯蘭是人類史上唯一具有黑幫性質的宗教,因為伊斯蘭不允許任何人說它的不是。

於是,極端分子就將一個擁有16億信眾的宗教,描述為一個全球化的恐怖巨網。

而這背後,正是當權者的默許與縱容。

主流法國學者艾裡克•賽莫爾(Eric Zemmour)近年來聲名鵲起,其主要功績,就是四處搜羅有關伊斯蘭及穆斯林的負面資訊,不加確認便公之於眾。賽莫爾甚至聲稱,倘若一個人姓名中有阿拉伯語元素,此人就是在拒絕融入法國社會。

三年前,特朗普在競選總統時曾表示敘利亞就是“伊斯蘭國”的大本營,同時表示“伊斯蘭恨我們”。

誠然,特朗普發表此論反伊斯蘭言論只是出於政治利益考慮,他只想討好自己的選民,但是,他的這些極端謬論,卻給整個穆斯林群體帶來了巨大傷害,也讓美國社會伊斯蘭恐懼症更加嚴重。

而民粹主義與民族主義的興起,只會愈發助長伊斯蘭恐懼症的蔓延與擴大。這種蔓延與擴大的背後,是仇恨與暴力。僅就英國而言,英國官方資料顯示,2017年英國境內針對穆斯林的仇恨性刑事案件比上年增長了56%,其中60%的受害者為女性,80%施暴者為反穆斯林男性。

英國雷尼梅德信託公司(Runnymede Trust)發佈的一項最新報告指出,針對穆斯林的仇恨可能會愈演愈烈,也可能會變得愈發醜陋。該報告還指出,伊斯蘭恐懼症之所以大受歡迎,是因為當權者希望以此轉移社會經濟與政治矛盾。

據民調顯示,37%的英國民眾表示,倘若有政黨出臺政策限制英國穆斯林的數量,他們就會支持這個政黨。該調查還指出,英國穆斯林近一半的人口都生活在貧困地區,這本身也是伊斯蘭恐懼症的具體表現。在法國、美國等西方國家,穆斯林的生活狀況也不容樂觀。

2011年,英國時任英國外交與國務大臣兼保守黨主席薩義達·•瓦爾西(Baroness Sayeeda Warsi)就曾指出,英國各界對穆斯林群體的偏見已經變得司空見慣,政界似乎默許這種情況的發生。

2016年,英國下議院議員、保守黨政治家撒迦利亞•歌斯密(Zac Goldsmith)在競選倫敦市長期間,大肆污蔑競爭對手薩迪克•汗(Sadiq Khan),聲稱後者與“伊斯蘭恐怖分子”保持著密切關聯。

美國共和黨元老紐特•金裡奇(Newt Gingrich)擔任眾議院議長期間曾表示:“那些鬼鬼祟祟的聖戰分子喜歡用政治、經濟、文化、宗教等手段達成聖戰目標,而暴力聖戰分子也喜歡這些手段,不同的是,後者更喜歡以暴恐的方式去達成既定目標。”

金裡奇總是在公開場合赤裸裸地表達對阿拉伯人及穆斯林群體的敵意與蔑視,法國前首相曼紐爾•瓦爾斯(Manuel Valls)就是金裡奇的忠實粉絲。瓦爾斯堅信,穆斯林要在西方社會強制推行伊斯蘭沙裡亞教法(Sharia)。

然而,西方社會所宣揚的所謂“沙裡亞教法”,其實並不存在。伊斯蘭信仰確實有它的教法規定,但伊斯蘭信仰體系中並沒有一本關於“沙裡亞”的教法典籍,所有的教法規定都源自古蘭經及聖訓,其宗旨,只是引導穆斯林以伊斯蘭的方式去生活,它只針對信仰伊斯蘭的穆斯林群體,別無其他。

然而,在某些極端原教旨主義者以及仇視伊斯蘭的反穆斯林極端分子眼中,伊斯蘭教法相關規定似乎也針對反穆斯林,伊斯蘭信仰似乎要強迫所有非穆斯林接受它。

總之,流言蜚語一直都是媒體的最愛,至於伊斯蘭相關的負面虛假新聞,它們更是視若珍寶。

西方敵視伊斯蘭的另外一個因素,就是絕大多數西方人對伊斯蘭信仰、穆斯林歷史、阿拉伯社會歷史及中東歷史的無知。對於伊斯蘭的先知穆罕默德(願主福安之),西方人更是知之甚少。可是,他們卻選擇盲從媒體及政客的諸多謬論,以負面眼光看待伊斯蘭信仰、穆斯林群體、先知穆罕默德(願主福安之)。

然而,當尊重史實、尊重事實的非穆斯林專家學者們公平公正地發表有關伊斯蘭及穆斯林群體的學術性著作時,卻極少有人問津。美國密西根大學歷史學教授胡安•科爾(Juan Cole)的最新著作《穆罕默德:亂世中的和平使者》,就是對伊斯蘭歷史的正面探索。然而,科爾教授的聲音卻淹沒在仇穆分子的伊斯蘭恐懼症言論之中。

倘若我們能夠理智地看待這場伊斯蘭恐懼症鬧劇,倘若我們能夠理性地聆聽良心知識份子的金玉良言,我們心中對穆斯林及伊斯蘭的無端仇恨必定會逐步消散。

我們堅信,消滅伊斯蘭恐懼症的最關鍵因素,就在於我們是否能夠終結中東地區混亂局面。然而,中東地區作為整個西方社會都窺覦的資源寶地,註定不會得到安寧。

 

作者:法蘭西斯•吉萊斯(Francis Ghiles),西班牙巴賽隆納國際事務中心研究員。

編輯:葉哈雅

出處:Arab Weekly

原文:Misinterpreting Islam in the West

連結:http://u6.gg/pzupk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