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務院宗教顧問:穆斯林被假定有罪-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注 > 關注

美國國務院宗教顧問:穆斯林被假定有罪

倫敦的穆斯林譴責恐怖暴行

陶德•格林(Todd Green)是美國國務院宗教顧問、路德學院宗教學教授,作為一名研究伊斯蘭恐懼症的非穆斯林學者,他習慣於公正、客觀地表述伊斯蘭信仰,因此也惹惱了一大批旨在抹黑伊斯蘭信仰及穆斯林群體的狹隘分子。

據格林教授表示,人們最喜歡問他的,其實是一個很荒謬的問題:既然穆斯林聲稱恐怖主義不屬於伊斯蘭,那他們為何從不公開譴責恐怖主義?對此,格林教授的回答也非常簡單直白:在你問這個問題之前,你有沒有上網搜搜“穆斯林譴責恐怖主義”這些關鍵字?

格林教授指出,谷歌熱搜第一名就是“穆斯林譴責網”(MuslimsCondemn.com)。約兩年前,一名19歲的女大學生在全球範圍內搜集了有關穆斯林譴責暴行的新聞及文章,引起了巨大轟動,“穆斯林譴責網”完整地展示了這一整套檔。

125.jpg

MuslimsCondemn.com 網站

 

雖然譴責恐怖主義並不是穆斯林必須要做的事,但是,對於外界強加給穆斯林的罪名,穆斯林有必要去進行反擊,譬如強加給穆斯林的恐怖主義標籤。

格林教授指出,雖然“穆斯林譴責網”收集了全球範圍內各宗教組織及學者們有關恐怖主義的譴責言論,但是,很多人依舊會選擇無視這一事實,他們堅信,穆斯林本身就屬於恐怖分子,縱然某些“溫和”穆斯林不是恐怖分子,也是恐怖主義的同情者、支持者。

格林教授在其著作《假定有罪:為什麼我們不該要求穆斯林譴責恐怖主義》(Presumed Guilty: Why We Shouldn’t Ask Muslims to Condemn Terrorism)一書中指出,僅就美國社會而言,絕大多數非穆斯林都會對穆斯林群體產生誤解,就連自己在大學裡的同事——那些所謂的高級知識份子,也會用雙重標準看待穆斯林群體。對這種雙重標準,格林教授用了兩個詞來形容:費解、不道德。不僅如此,格林教授還直言,此類雙重標準實為變相的種族歧視。

《假定有罪:為什麼我們不該要求穆斯林譴責恐怖主義》

令人感到遺憾的是,用此類標準綁架穆斯林群體的並非只有仇穆分子,就連前任美國總統奧巴馬、法蘭西斯教皇等人也曾公開表示,穆斯林應當站出來譴責恐怖主義。在他們看來,穆斯林終究與恐怖主義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

格林在接受採訪時直言:“這些人不斷重複這些陳詞濫調,他們迫切地希望每一位穆斯林都站出來對世間每一次恐怖主義暴行致歉,他們始終對穆斯林持懷疑態度。倘若我們一直是這個樣子,我只能認為是我們這個社會出了問題,而問題的關鍵,就在於我們對穆斯林群體的道德綁架,在於我們有意無意間顯露出來的伊斯蘭恐懼症。”

格林教授認為,我們總是假定伊斯蘭信仰及穆斯林群體是有罪的,很多人至今依然堅信伊斯蘭就是恐怖主義的根源。

格林教授在奧巴馬及特朗普兩屆政府中都擔任伊斯蘭恐懼症顧問,期間,他出版了《對伊斯蘭的恐懼:西方伊斯蘭恐懼症簡介》(The Fear of Islam: An Introduction to Islamophobia in the West)一書,犀利且公正地批判了西方社會所盛行的伊斯蘭恐懼症。如今,他的工作重心稍有轉移,但依舊與伊斯蘭恐懼症有關。格林教授現今的研究重心,是針對穆斯林群體的道德綁架,即一遍又一遍地要求穆斯林不斷表態、不斷譴責恐怖主義。

一些仇穆分子總會搬出伊斯蘭信仰中的“塔基亞”原則(taqiyyah),以此懷疑每一個穆斯林都心懷鬼胎、都會在心底充滿對非穆斯林的仇恨。誠然,“塔基亞”原則是真實存在的,它是古蘭經確認的一個原則,即穆斯林在受到迫害時,可以隱諱自己的宗教信仰。然而,如果我們由於這一原則的存在而去懷疑整個穆斯林群體,那真是可笑至極。2016年美國總統候選人本•卡森(Ben Carson)曾直言,“塔基亞”原則鼓勵穆斯林為了達成既定目標而去欺騙非穆斯林。我們相信,某些非穆斯林之所以對“塔基亞原則”情有獨鍾,只是因為他們堅信穆斯林對於恐怖主義的譴責與痛恨只是一種偽裝。

對此,格林教授明確表示,這種惡劣伎倆的本質,只不過是為了抹黑穆斯林少數族裔。

“穆斯林譴責網”創始人希拉•哈士姆(Heraa Hashmi

當然,對此表示憤慨的並非只有格林教授這個非穆斯林,絕大多數穆斯林也在努力挑戰這種論調,其中就包括“穆斯林譴責網”創始人希拉•哈士姆(Heraa Hashmi)。在參加2017年北美伊斯蘭論壇時,哈士姆講述了自己創辦該網站的初衷。她說,大學期間她有一門關於歐洲宗教史的課程,當教授講到不同宗教時,有個學生很粗暴地問她:“你們穆斯林為何如此暴力?如果你們有些人說自己不是暴力分子,那你們為何從不譴責你們中的暴力分子?”

驚訝之余,哈士姆告訴那位同學,她無法接受這種針對穆斯林的雙重標準,她認為任何人都無權要求她為某些個體的行為而道歉,也無權要求全世界16億穆斯林為個別極端分子的暴行而道歉,這是一種非常不公的行為。

沮喪之余,哈士姆決定反擊類似謬論。於是,她從全球各大資料庫中收集了長達712頁的檔,詳細記載了全球穆斯林群體及學者們對於恐怖主義等暴行的嚴詞譴責。隨後,她將這份檔發佈至互聯網,僅一天內,就有1.5萬人分享了這一文件。之後,在兩位電腦工程師的幫助下,哈士姆創建了“穆斯林譴責網”,將所有資料收集至該網站且不斷更新,以正視聽。

雖然該網站如今已大獲成功,但哈士姆卻有了產生新的憂慮。很多人認為這些檔能夠很好地回擊仇穆分子的無知言論,但哈士姆卻認為這些檔最終有可能將穆斯林一分為二——她的擔心並不在於穆斯林內部會因此而產生分裂,而在於非穆斯林會因此對穆斯林群體進行劃分,根據穆斯林是否譴責恐怖主義而將他們劃分為兩派,一派是溫和的好穆斯林,一派則是暴力的壞穆斯林。

陶德•格林(Todd Green)是美國國務院宗教顧問

格林教授也表示,自己也一直在努力避免讓人們陷入這種誤區,避免人們對穆斯林以好壞進行劃分。然而,這是一項極其艱巨的任務,難道,只有當一個穆斯林謀得政府公職時才能成為一個愛國的好穆斯林嗎?難道,所有對不公與歧視表示不滿的穆斯林都屬於壞穆斯林嗎?

2011年,9•11國家紀念館開館一個多月後,格林教授參觀了該紀念館。他表示,紀念館內的每一件物品、每一張照片都讓他深刻感知到受害者及其家屬的痛楚,但是,對於那些隱形的受害者,世人似乎總是選擇無視。格林教授寫道:“9•11的受害者並非只是在當天遇害的三千多名遇難者,緊隨其後,又有多少人因此而死於非命。”格林教授指出,世人似乎徹底無視了9•11之後所謂反恐戰爭中遇難的千千萬萬個無辜平民,換言之,對於那些穆斯林受害者,世界選擇不聞不問。

正因如此,格林教授才決定書寫《假定有罪》一書,歷時近十年之後,該書終於修訂成冊,得以出版。這期間,全球範圍內伊斯蘭恐懼症愈演愈烈,對此,格林教授表示,伊斯蘭恐懼症已經成為一種政治手段,只要你宣揚伊斯蘭恐懼症,你就會獲得一大批無知且盲目的支持者,它也成為政客們獲得選票的最佳捷徑。現任美國總統特朗普就曾在大選期間大肆發表反伊斯蘭言論,聲稱伊斯蘭對非穆斯林充滿仇恨,總統候選人、現任美國住房和城市發展部長本•卡森表示穆斯林絕不可步入政壇,同為總統參選人的泰德•克魯斯(Ted Cruz)則表示美國應當對穆斯林有所提防。

的確,對於穆斯林而言,這是個充滿挑戰與考驗的時代,但我們必須堅信,良知永遠不會泯滅,只要我們穆斯林永葆對真主的敬畏,永葆對信仰的堅守,托靠真主,真主的援助必然會到來。

 -----------------

編輯:葉哈雅

出處:Religion News

原文: Seventeen years after 9/11, Muslims are still ‘presumed guilty’

連結:http://suo.im/57PrZv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