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與多元文化-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講壇 > 講壇

伊斯蘭與多元文化

作為穆斯林,我們堅信,萬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願主福安之)是真主派遣給我們的使者。通過穆聖(願主福安之),真主將他的憐憫與教誨賜予全人類。

作為封印的使者,穆聖(願主福安之)不僅給我們帶來了真主的憐憫,也教導我們如何做人,如何與人為善。真主恩賜給我們的伊斯蘭信仰並不僅僅關乎我們穆斯林,也關係著我們身邊的所有人和物,以及我們生活的世界,這也是伊斯蘭與其他宗教的根本不同之處。

若你研讀《舊約》,你會發現,猶太律法只針對猶太人;若你研讀《新約》,你會發現,基督律法只針對基督教徒。不論是猶太教還是基督教,二者對非信徒的權益與權利並無過多強調。

絕大多數東西方信仰體系其實都有一個共通點,它們都在傳遞一個類似的資訊——你若不聽我的,就只能進火獄。絕大多數信仰體系只是強調了信徒的相關權利與義務,卻沒有對非信徒的權益作出有效保障,有些信仰甚至直言,非信徒若想享有同等權益,就只能改信他們的信仰。

很多人誤以為伊斯蘭也包含同樣的思想,其實不然,伊斯蘭信仰不僅界定了穆斯林的權利與義務,也強調了非穆斯林群體的合法權益,真主更在古蘭經中明確表明,對於宗教,絕無強迫。

我們必須明白,伊斯蘭不僅允許多元主義的存在,還大力鼓勵多元主義的發展。伊斯蘭並沒有狹隘地表示只有穆斯林才能得到造物主的救贖,伊斯蘭教導我們,只要我們相信獨一無二的造物主、堅信造物主的獨一性,只要我們能夠做到對造物主的虔敬,力行善功,遠離罪惡,我們就有可能得到真主的憐憫。正如古蘭經所言:

“信道者、猶太教徒、基督教徒、拜星教徒,凡信真主和末日,並且行善的,將來在主那裡必得享受自己的報酬,他們將來沒有恐懼,也不憂愁。”【2:62】

對此,《伊斯蘭的耶穌》(The Islamic Jesus)一書作者穆斯塔法(Mustafa Akyol)做了如下解釋:古蘭經不僅表示有經人(即猶太教徒及基督教徒)可以得到救贖,連信仰真主、信後世且力行善功的拜星教徒都有可能得到真主的報酬。對於如今的我們,倘若我們不去研讀這節經文,想必我們絕不會相信非穆斯林也能得到真主的憐憫。

必須承認,我們很多人都認為只有穆斯林才是信仰真主的人,只有穆斯林才有可能進入真主的樂園,我們認為所有基督徒或猶太人都屬於偽信或者多神教徒,我們認為那些有經人其實已經全部迷誤、已經淪為不通道者,認為他們註定會落入火獄。倘若我們仔細研讀真主的教誨,我們會發現,一些所謂的穆斯林學者,其實真的會為了一己私欲或狹隘之心去刻意曲解真主的經典。

須知,此類狹隘思想只會讓伊斯蘭信仰背負莫須有的罪名,只會讓世人愈發遠離真主的教誨與憐憫。

讀到這裡,有人或許很憤怒,因為,他們已經習慣了只有穆斯林才能進入樂園的固有思想,他們無法接受那些認主獨一且力行善功的有經人也能進入樂園。

遷徙麥迪那之後,穆聖(願主福安之)帶領穆斯林群體與當地猶太人及多神教徒等群體平等對話,本著協商的精神共求發展,最終簽訂了《麥迪那憲章》,這在人類政治歷史上實屬首例。《麥迪那憲章》明確規定,穆斯林與非穆斯林應當享有同等的權益,人人皆平等。

麥迪那地區的原本居民大多為猶太人與阿拉伯多神教徒,而穆斯林群體則人數甚微,然而,穆聖(願主福安之)以及穆斯林群體堅信,麥迪那是一個統一的社區,他們也為了構建一個統一的同盟付出巨大努力。

“信士”這個詞在古蘭經中出現了上千次,穆斯塔法指出,“信士”不僅僅包括穆斯林,也可以包括那些認主獨一、力行善功的有經人。在《麥迪那憲章》中,穆聖(願主福安之)就曾稱有經人為“信士”。

這其實也很好理解,所謂信士,就是虔心信仰真主、遵從真主教誨與禁令的人。與此同時,穆聖(願主福安之)在描述選擇跟隨他一同信仰真主的民眾時,用了穆斯林這個詞。穆聖(願主福安之)身先士卒、以身作則,努力打造一個信士同盟,緊隨穆聖(願主福安之)腳步的四大正統哈里發,被稱為信士的長官,而非穆斯林的長官。

穆斯塔法解釋道,世界上各種不同宗教信仰的存在,這並沒有違反伊斯蘭的常規,而是真主的前定,正如真主在古蘭經中所言:

“我降示你這部包含真理的經典,以證實以前的一切天經,而監護之。故你當依真主所降示的經典而為他們判決,你不要捨棄降臨你的真理而順從他們的私欲。我已為你們中每一個民族制定一種教律和法程。如果真主意欲,他必使你們變成一個民族。但他把你們分成許多民族,以便他考驗你們能不能遵守他所賜予你們的教律和法程。故你們當爭先為善。你們全體都要歸於真主,他要把你們所爭論的是非告訴你們。  ”【5:48】

這,就是伊斯蘭信仰中的多元主義,真主明確告訴我們,伊斯蘭信仰允許甚至鼓勵多元主義的存在,多元,是真主考驗我們信仰的一個重要方式。問題的重點,就在於不同族群、不同宗教信仰之間的和諧共存與相互尊重。

一天,穆聖(願主福安之)在麥迪那接待了一個來自奈季蘭(Najran)的基督教使團,他們此行的目的,就是為了與穆聖(願主福安之)辯論一些宗教議題,雙方在求同存異的基礎上達成諸多共識,同時也留下不少分歧。當基督教使團表示要出去完成禮拜時,穆聖(願主福安之)堅持讓他們在清真寺完成禮拜,穆聖(願主福安之)告訴他們,清真寺本身就是崇拜造物主、完成拜功的地方,這個基督教使團隨即就在穆聖(願主福安之)的清真寺完成了他們的禮拜。遺憾的是,很多伊斯蘭史料及文獻並不願過多渲染這件事,有些只是很謹慎地用極小的篇幅一筆帶過。而這,也正是現如今穆斯林群體內所缺失的包容與美德。

現如今,我們看到的是兩種截然不同的伊斯蘭信仰,一種是和平、憐憫、包容、平等、正義與仁愛,另一種,則是暴力、戰爭、仇恨、不公與恐怖主義。

難道,是伊斯蘭信仰變了嗎?並沒有。既然如此,外界為何會對伊斯蘭產生諸多無端猜忌與仇恨呢?為何很多人都堅持認為第二個版本的伊斯蘭才是真正的伊斯蘭呢?

誠然,很多時候,我們穆斯林確實抹黑了我們的信仰,然而,不論是穆斯林抑或是非穆斯林,若想理解何為真正的伊斯蘭,我們必須要懂得何為真理,我們必須要有基本的人性,必須堅定不移地反對那些抹黑伊斯蘭信仰的人,堅定不移的反對穆黑、仇穆分子。真正的穆斯林必須做到一點:我們每個人都有抒發自己見解的權利,但是,我們務必要做到在互相尊重的前提下求同存異。

真主明確告誡我們,如果真主意欲,他早就將整個世人造化為一個統一的民族,但是,真主想要考驗我們,真主允許我們產生多元主義,正如古蘭經所言:

“眾人啊!我確已從一男一女創造你們,我使你們成為許多民族和宗族,以便你們互相認識。在真主看來,你們中最尊貴者,是你們中最敬畏者。真主確是全知的,確是徹知的。”【49:13】

古蘭經不僅鼓勵多元主義,還嚴厲禁止性別歧視、種族主義、專制主義。古蘭經明確告訴我們,我們每個人都要歸於真主,我們能做的,就是爭相行善。古蘭經也警告我們,對於不同宗教間的是非與好惡,我們毋須爭論,一切,都應當留給真主定奪(詳見古蘭經第五章第48節)。

須知,雖然穆聖(願主福安之)是整個穆斯林群體的最高領袖,但他從未利用強權去強迫任何人皈依伊斯蘭,因為真主明確告訴我們:“對於宗教,絕無強迫;因為正邪確已分明了。”【2:256】

穆聖(願主福安之)從未以暴力手段傳播真理,他只是導人向善,至於引導,只在於真主。倘若某人在穆聖(願主福安之)的感召下信仰真主,他就會感讚真主,如若不然,他也無能為力,因為一切都是真主的前定。穆聖(願主福安之)親愛的叔叔艾布•塔里布,就是最好的實例。

換言之,穆聖(願主福安之)從未讓人感到為難,在宣教時,他只是向人們闡述真理,然後讓人們自行定奪是否要接受真主的引導。

據十四世紀撒馬利亞著名學者艾布•法塔赫(Abu al-Fath al-Samiri)整理編輯的史料記載,穆聖(願主福安之)從未虐待過任何人,就連當時的猶太人及基督徒都承認他是一個偉大的人。

真主告誡我們,那些不願皈依伊斯蘭的有經人,應當堅守真主賜予他們的經典,切不可刻意曲解或更改真主的天啟資訊,正如古蘭經所言:

“信奉《引支勒》的人,當依真主在《引支勒》中所降示的律例而判決。凡不依真主所降示的經典而判決的人,都是犯罪的。”【5:47】

真主的使者(願主福安之)正是遵循了這一教導,他對非穆斯林群體並無歧視之意。對於猶太人與基督徒,穆聖(願主福安之)評判他們的標準只基於他們是否遵循了真主賜予他們的《討拉特》與《引支勒》,對於穆斯林,穆聖(願主福安之)評判他們的標準,只基於他們是否遵循真主賜予他們的古蘭經。緊隨穆聖(願主福安之)的四大哈里發,也遵循著這一原則。

真主賜予我們的伊斯蘭,是公正、中正的伊斯蘭,是允許多元、鼓勵多元的伊斯蘭。伊斯蘭給我們帶來安寧,它代表著最高級別的道德與禮儀,它是虔敬的信仰,是給予人們希望的信仰,而非使人犯難、讓人感覺不公、絕望的信仰。

 ------------

作者簡介:

作者與其著作 《穆聖與基督教世界的盟約》 合照

 

伊瑪目伊利亞斯•阿布杜•阿里木•伊斯蘭(Ilyas 'Abd al-'Alim Islam),原名約翰•安德魯•莫羅 博士(Dr. John Andrew Morrow),來自加拿大,16歲那年,他決定皈依伊斯蘭,隨後跟隨傳統穆斯林學者研習伊斯蘭信仰,同時也在西方高等學府研讀伊斯蘭科學,後又在摩洛哥完成阿拉伯語博士後研究工作。作為一名大學教授,他在完成教學任務的同時,也出版了大量伊斯蘭相關書籍,其中最為著名的,就是《穆聖與基督教世界的盟約》。該書收集了穆聖(願主福安之)與當時不同地區基督教社區所締結的盟約,其宗旨,就是展示穆聖(願主福安之)對待非穆斯林與多元文化時的寬宏、包容與愛。

-------------

葉哈雅譯

https://goo.gl/J7RSnJ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