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乃斐學派的特點及其盛行於世界的原因-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講壇 > 講壇

哈乃斐學派的特點及其盛行於世界的原因

隨著至聖的與世長辭和聖門弟子們的相繼歸真,後輩的穆斯林在信仰方面發生了分歧,產生了紛爭,甚至出現了物化造物和神話被造兩個極端的傾向。教曆三世紀末四世紀初,出現了兩位出類拔萃的伊瑪目,一位是伊拉克的巴格達人艾卜•哈桑•艾什艾裡;另一位是撒馬爾罕(今烏茲別克斯坦境內)的艾卜•曼蘇勒•馬圖爾迪,在他倆的宣導下,許多迷失了航向的穆斯林再次回歸到了至聖和他的弟子們所堅守的中正無偏的伊斯蘭康莊大道上。馬圖爾迪是一位著名的教義學家,在教法方面,作為大伊瑪目艾卜•哈尼法的第五代傳人,其思想深受大伊瑪目的影響。他與艾什艾裡承傳先知及其弟子們的思想精華,共同創建了中正的“艾亥力頌乃提外力者麻提”——聖行大眾派(正統派或遜尼派的別稱)。

中國穆斯林在教義上遵循的是伊瑪目馬圖爾迪的學派,而在教法上執行的艾卜•哈尼法的買茲海布。

眾所周知,四大教法學家就是指哈乃斐派、馬立克派、沙斐儀派和罕伯裡派,分別是著名的教法學家艾卜•哈尼法、馬立克•本•艾奈斯、伊本•伊得利斯•沙斐儀和伊本•罕伯裡創立,這四大教法學家被後人統稱為四大伊瑪目,而艾卜•哈尼法則被尊稱為“大伊瑪目”。大伊瑪目所創立的哈乃斐派成了世界上流傳最廣、追隨者最多的一派,除了真主的前定和特恩之外,也有其它許多方面的因素。我們認為哈乃斐派在世界上盛行的主要原因有四個。

第一、中正無偏的學術特徵

首先讓我們回顧一下教法學家產生的歷史。教法的阿語原文是“費格亥”,有瞭解、明白、思維之意。在至聖時期,費格亥所涵蓋的領域很廣,除了教義學之外,還包括道德學、經注學等學科。至聖曾專為伊本•安巴斯祈禱:“主啊!求你讓他精通教義吧!”他的精通教義,不僅僅體現在教法上,最重要的是在他在經注學方面的精湛造詣。這說明在那個時代,凡是與宗教有關的事都涵蓋在費格亥一詞中,這足以說明費格亥在至聖傳教伊始就產生了。那時的乎昆由至聖憑《古蘭》的原文或自己對其精神的感悟親自制定,繼而由小到大,積少成多——由從麥加階段誠信(教義)上的傳播、普及到麥迪那時期在立法細節上力度、深度、廣度的加大。那時候,還沒有公決、類比的正式概念,立法的淵源就是《古蘭》和聖訓。從那時起,至聖親自播種的費格亥的種子在麥加,特別是麥迪那那塊肥沃的土地上生根、發芽,蓬勃生長。至聖去世後,在十多萬聖門弟子當中有不少的哈菲茲(通背《古蘭》的人)在立法方面也相繼出現了一代品學兼優的大學者。其中最顯赫的有四個阿卜杜拉分別在四個著名的大清真寺主持教務。阿卜杜拉•本•安巴斯執教于麥加禁寺,擅長經注學;阿卜杜拉•本•歐麥爾執教於麥迪那聖寺,在聖訓方面有極高的水準;阿卜杜拉•本•麥斯歐德執教於庫法大寺,精通教法;阿卜杜拉•本•阿莫爾執教於埃及福斯塔布清真大寺。這四大清真寺中的每一座當時就是一所伊斯蘭的高等學府。以上的四位大學者都以《古蘭》和聖訓為依據,在教法的創制和演繹領域中留下了前所未有的寶貴財富,並在各自的清真寺培養了一大批教法精英。僅在麥迪那,就出現了七大教法學家,他們在費格亥方面不斷的挖掘,剖析出更深、更廣的學說。四大教法學家出世之前,教法學有了一定的雛形,伊斯蘭教曆三世紀是教法學發展的黃金時期,著名的四大教法學派產生了,他們都把《古蘭》和聖訓置於立法依據的最高之外,又一致承認公決和類比。立法依據基本上大同小異,因此相互間的分歧也一般都是非原則性的細枝末節方面。在四大教法學家時代,費格亥這個詞依然通用,包含的範疇也很廣泛,例如:大伊瑪目艾卜•哈尼法為後人留下的一本名著就叫《費格亥艾開拜勒》——這本經的內容實質上講的不是教法,而是教義。直到伊斯蘭教曆的三世紀末,隨著開倆目(認主學)、艾哈倆格(道德修養學)、台夫西勒(經注學)、蘇斐(修行)等學科的分門別類,費格亥才成了教法學的專有名詞,其內容也受到了相對的限制。四大教法學家時代,還出現了許多傑出的教法名流。例如伊瑪目奧咱依,蘇夫揚•掃勒、萊賽•本•塞爾德•哈桑拜所勒等等,雖然他們也留下了自己的著作,但隨著光陰的流逝,那些學派的主張和典籍都先後失傳了。直到伊斯蘭教曆的八世紀,只剩下了以上我所提到的四大教法學派。

在四大學派當中,哈乃斐派最以中正著稱,贏得了世人的普遍青睞(例如在禮拜當中,“奉普慈特慈的真主之名”這一句在念否或高念與低念之間,大伊瑪目抉擇了最中正的論斷——念!且低聲念;沙斐儀則主張高念;而馬立克卻認為不念。僅從此例可見該派的中正)因為它將理智和經典兼顧並重,並把《古蘭》、聖訓、公決、類比作為“四大證據”,特別強調執法學者在無先例可援的情況下,可採取“擇善”原則,以個人認為的最佳方案判決。伊瑪目沙斐儀評論大伊瑪目時,心悅誠服的說:“大伊瑪目是教法學術界中的家長,所有的人都是他的家人。”

第二、集體智慧的學術結晶

該派的學術成果並非是大伊瑪目的私人主張,而是群英薈萃後集體的智慧結晶。大伊瑪目有眾多德才兼備的“穆勒德”——高足。人們親昵的將他的眾弟子稱為“艾蘇哈布、艾卜•哈尼法”(意為艾卜•哈尼法的同伴)愛徒如子的他打破了傳統的師生間的等級觀念,把它改變為平等的、親密無間的同伴關係。他經常同自己的學生們無拘無束的交流對話,共同探討問題。他授課的方式也是別開生面的——首先由他提出一個問題,然後經眾弟子集思廣益,最後再由他對一個律例進行裁決,最後命人記錄,體現了他與眾不同的獨特風格——博學多才、謙遜謹慎、平易近人、自信心十足。這也是該派具有旺盛的生命力,從而在世界上享受如此經久不衰的傳播之原因所在。我們打開該派《維嘎耶》或《沙米》等經典時,就會發現“薩黑巴尼”(意為大伊瑪目的二位元高足)這一詞彙,並且發現對許多事物律例的最終判定,均以二位高足的主張為准,這在其他學派中是很難找到的。另外,哈乃斐派有自己獨特的理論體系——“教法原理學”(教法與教法原理學之間的關係猶如語言與語法之間的關係,即先有了語言,然後有了語法;同樣,先有了教法,然後才生產了教法原理學),也就是說,在四大買茲海布當中,其他三個學派的教法原理學是通用的,而唯有哈乃斐派的教法原理學是別具一格的。其特點表現在由下至上,從實踐到理論。

第三、大伊瑪目的人格魅力

大伊瑪目為人寬厚,自製力強,不僅任勞任怨,且能以德報怨。某次學術交流中,他提到哈桑•拜索勒時,客觀公正的指出了他在某一立場上的錯誤,結果引起了在場的一位哈桑•拜索勒的支持者強烈的不滿,他破口大駡道:“你這個婊子生的,你是誰啊?……”對如此惡毒下流的謾駡,一般人是難以忍受的,但他卻泰然處之……還有一次,他正在演講,一條巨蛇突然從大殿的橫樑上掉落在他腳下,周圍的人都驚慌失措的跑開,他卻從容不迫的用拐杖將其撥走,繼續演講。大伊瑪目是自食其力的商人,所以他的思想不受他人左右,對傳播真理毫無顧忌,他之所以拒絕從政做官,也是這個原因。與眾不同的另一個特點是:他在生活中有著極強的親和力,他既不是古怪的文人,又不是“看破紅塵”的修士。雖然他在攻修方面幹的盡善盡美,但從不排斥正當的享樂。他平時的著裝穿戴很考究,他的一件大袍就值30個金幣。他將每週的生活安排得井然有序:五天在清真寺專心致志的搞教務工作,一天去市場查看他的合夥生意,還專門抽出一天時間在家中設宴招待親朋好友,和他們做感情、資訊等方面的交流。他是“注重後世、兼顧今世”的楷模。正如《古蘭》所雲:“你應當借安拉賞賜你的財富而營謀後世的住宅,但你不要忘卻你在今世的定份。”(28:77)他還常常把自己的錢贈給一些貧窮的學者和弟子們,解除他們的後顧之憂。並對他們說:“你們不要感謝我,只感謝真主,因為一切財富都是真主的。”

第四、授徒有方桃李滿天下

艾卜•哈尼法應聘做過庫法大清真寺的伊瑪目。在那裡他嘔心瀝血的培養了一大批棟樑之材,據他自己說:“我有36為大弟子,其中28位適合於做法官,6位可獨立創制乎昆。兩位(艾蔔•優素福和左法勒)最有資格培訓以上人員。”他最著名的高足有三位:艾蔔•優素福(113—182)本名亞古拜,聰明過人,才華橫溢,深得大伊瑪目器重,曾長期擔任阿巴斯王朝的總法官。那時阿巴斯王朝的疆域非常遼闊,西至大西洋,東至中國邊界,北部與歐洲的法國相鄰,南部到非洲中部。埃及和敘利亞等國當時都是阿巴斯王朝的省份,每一個省都有一個法官。艾蔔•優素福所任命的法官都是哈乃斐派的,從而大大的推動了本學派在世界各地的發展和壯大。伊斯蘭歷史上出現過兩大帝國——阿巴斯王朝和奧斯曼帝國,每個帝國延續了約五百年,加起來有上千年的歷史(西元1258年,蒙古人西侵,巴格達被攻陷,最後一位阿巴斯王朝的哈裡發被殺,生靈塗炭,不少大學者喪命其中,但真主的特慈使另一個穆斯林大國——奧斯曼帝國(1281—1923)崛起),這兩個帝國都以哈乃斐學派為官方學派。艾蔔•優素福是大伊瑪目的三個高足中背記聖訓最多的一位,他用自己的特長充實了該派的聖訓體系;穆罕默德•本•哈桑(132—189)擅長著書立說,可謂著作等身,最著名的有六大部,都是哈乃斐派教法經典的基石,對該派學術的傳播功不可沒。伊瑪目沙斐儀在求學生涯的後期曾投于穆罕默德門下深造。故伊瑪目沙斐儀是大伊瑪目的學生;左法勒(110—158)曾做過巴士拉的大法官,能言善辯,也為該派的傳播做出了傑出的貢獻。

感贊真主!目前在世界上,包括中國穆斯林在內(土耳其、中亞地區各國、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非洲的哦利特利亞等)的大多數遜尼派穆斯林都遵循哈乃斐學派。祈主使該派流芳萬世,濟世益人,並使我們永遠堅守在大伊瑪目艾卜•哈尼法買茲海布的康莊大道上。阿敏!萬贊歸主!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