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社會的誠信度問題-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處世 > 社會 > 社會

穆斯林社會的誠信度問題

今年六月下旬,著名學術期刊《科學》刊發一份調查報告,研究人員造訪全球40個國家,在355個不同的城市扔下17303個錢包,以路人是否拾金不昧為准,論述了這些國家與地區的社會誠信度問題

《科學》(Science)是美國科學促進會(簡稱AAAS)出版的一份學術期刊,是全世界最權威的學術期刊之一,全年共51期,每週一刊,全球發行量超過150萬份。

遺憾的是,這一調查在阿拉伯地區及某些穆斯林國家遭遇重挫。

調查結果顯示,穆斯林國家幾乎處於最低誠信度水準。雖然僅從“拾金不昧”來推斷一個社會的誠信度缺乏足夠可信度,但是,它確實能反映出我們社會存在的誠信及道德問題。

該調查顯示,能夠普遍做到拾金不昧,即擁有高誠信度的社會,幾乎都是經濟發達的社會。雖然我們根本無法確定經濟發展水準與社會或國民誠信度是否有任何直接關聯,但是,我們依舊要指出,該調查對我們每個人都應當產生巨大警醒作用,它應當激勵個體及社會去最大程度地信任彼此,加強合作,攜手共創輝煌。

為了更直觀地展示調查結果,該調查團隊選擇在人流量較大的公共場合開展這一社會實驗,即銀行,博物館,郵局,酒店及警察局周邊。研究人員在錢包內放置現金若干,同時還放置包含失主具體資訊及聯繫方式的卡片。為避免錢包無法引起路人注意,研究人員故意裝作剛從地上撿起錢包並立即尋找失主,稍作努力之後,便將錢包交給一開始就目睹這一切的路人,聲稱自己有緊急事務不可久留,懇請路人將錢包交予銀行等機構工作人員處理。基於被送還至失物招領處以及主動聯繫失主的相關資料,《科學》期刊做出了這四十個國家的誠信度排名。

對關心經濟學的人士而言,他們並不會對排名前五名的國家感到絲毫意外,這五個國家分別是:瑞士,挪威,荷蘭,丹麥,瑞典。

我們並不是說這五個發達國家的誠信度為百分之百,但是,僅從這一實驗而言,這些國家確實佔據較高誠信度比例。在這五個國家,有70%的錢包都被交到失物招領處或直接交予失主。而排名倒數的國家,會讓我們穆斯林感到汗顏——土耳其,加納,印尼,摩洛哥等穆斯林國家都名列其中。

有人肯定會問,這種基於金錢與利益的誠信度實驗,到底有多少可信度呢?我們知道,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經濟的發展,被視為當今社會生活水準的重大衡量標準。而誠信,則在社會生活中佔據極為重要的地位,尤其在經濟生活中,誠信的意義尤為重大。舉例而言,誠信能夠保證商業合作的順利進行,納稅人及時納稅,政府遠離腐敗,慈善機構有效使用善款,等等等等。

在經濟學家及政府的共同努力下,不同社會都建立了層次不同的經濟律法制度。然而,法治社會的基礎,並不能完全依靠政府的掌控,更要依靠民眾的高度自覺——政府做到秉公執法,民眾做到依法守法。

經濟越發達的社會,人民對法治社會的敬畏與遵循度就越高,因為民眾認為自己有義務去遵循法律制度及社會道德禮儀。

那麼,為什麼穆斯林國家在這一“誠信度”實驗中發揮如此之差呢?難道,穆斯林的誠信度果真如此之低?

很多學者認為,穆斯林國家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很大程度上是出於經濟的落後。但是,經濟水準的落後,不能成為我們缺失誠信的藉口。

學者們指出,縱觀伊斯蘭國家,各類公共機構或設施都無法直觀地讓人感受到信任的存在,人們似乎並不願相信他人的善意,更不願相信陌生人的善舉或求助。

平心而論,我們必須承認,包括沙烏地阿拉伯在內的海灣諸國,都存在嚴重的信任危機。阿拉伯地區的穆斯林國家尚未開發出較為完整的公共財務體系,換言之,這些地區的財富集中於少數權貴手中,具有創業理想與企業精神的年輕一代很難實現創業理想,因為,政府對商業及經濟生活的管控,要求創業者必須滿足政府設定的資本限制。

在這種經濟體制之下,投資者註定會產生諸多顧慮,他們必定會擔心,自己的投資與資本是否能夠受到有效保護。如此,投資者與政府之間首先無法確保足夠信任,最終導致實業家及企業家無法有效實施創業計畫。

既然如此,政府是否能夠通過宏觀調控來改善這一狀況呢?民眾的誠信度以及民眾對政府的信任度是否能夠得到宏觀改觀呢?

《科學》期刊研究人員透過對若干變數的不斷定性,指出了一系列能夠有效影響社會誠信度的因素。其中有些因素屬於不可調控因素,譬如地理氣候等自然因素。縱然是最為強大的政府,也無法逆轉大自然的規律。對穆斯林國家而言,最為關鍵,同時也是最垂手可得的可調控因素,就是教育。

教育的根本目標,在於發展經濟,提供民眾生活素質與水準。真金白銀的資本投資,遠不及對人力資本的投資——倘若我們確保人力資本的足夠投資,我們必定會獲益頗豐。

當然,教育水準不是衡量一個人素質水準的標準,但是,教育確實會對人的素質產生巨大影響。從宏觀方面而言,學識越豐富之人,他待人接物的道德禮儀就愈發高尚,他的誠信度自然就越高;從微觀方面而言,我們必須確保現行教育體系能夠對年輕一代乃至整個社會的發展助一臂之力,幫助人們更好的融入社會,建立人與人之間的信託與誠信,共建和諧社會。

讀到這裡,我們切不可氣餒,我們應當回顧歷史,以史為鏡,不斷驚喜自己。我們要知道,自西元9世紀起,穆斯林就在全球科技文化及經濟的發展方面獨領風騷數百年,而同期的歐洲,則正處於黑暗時代。

現時今日,就讓我們以史為鑒,痛定思痛,確保德育與文化科目的齊頭並進。

 

編輯:耶哈雅

出處:Alarabiya

原文:Why is civic honesty lacking in Arab, Islamic countries?

連結:http://suo.im/5eUOHm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